— LPR2-8EF —

【双华友情向】师兄特效带弱水,师弟绝杀三位数(1)

*梗源游戏,我爱隆哥

常安是个华山。
那种卡在九千九的修和129的级,典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华山,成天懒洋洋混着日子,打个盗墓贼论个剑,仗着压级欺负欺负小朋友,然后就开始眯着眼睛蹲在快雪堂前打瞌睡。

对于带师弟,他是向来没有一点兴趣的。主要是懒,其次是他养自己就是养猪的模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手滑点了奇穴养出来个小王八蛋,所以管住了自己的手,没有去骗个小朋友和自己一起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其实也有同门问过他要不要带个崽儿权当消遣,沧海的那群小朋友生得蛮可爱。常安那时候刚下雁门关,给一对武当和沧海的师徒锤得找不着北,醉红尘的披风给撕得破破烂烂,听到这话一阵火起,骑着马踹了同门一脚,“我常安就是死外边,从誓剑石上跳下去!我也绝对不带徒弟!”

几个月后常安捧着脸说,“带徒弟真好玩,嘿嘿,真香。”

捡到酒洲的那天,常安是去打盗墓贼的,路边有个小师弟,穿着套惊鸿在雪地里翻包裹。常安吧唧了一下嘴,心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抬手就开了怪。盗墓贼一动,提锤前旋了旋手,一个胳膊肘就戳在了旁边那个师弟身上。

那个师弟忽然就躺在了地上。吓常安一跳,试探性地蹲下去戳了戳对方的脸,小声叫道,“哎?师弟?哎?”他又拍拍师弟的脸,然而半天没反应。常安咬了咬指甲,有点犯愁,心道这他妈是被摸一下就死了吗?新来的弟子太脆弱了吧。一边趁着格开盗墓贼重锤的时间往那边瞥了一眼,一看,哦豁,十级。

他残存的良心隐约作痛起来。犹豫一番还是邀了人入队,师弟很积极,在旁边试探着放了几个技能,又给盗墓賊一胳膊肘死了。

常安:……
常安:你别开了我来

对方很快回了他,这小朋友叫酒洲,让常安莫名有点馋武当那边一家糖水铺子卖的蛋酒和醪糟酿——小朋友还是很积极,自告奋勇道我给师兄加个buff就走。

常安只见他往上第二段还没跳完,又被盗墓贼摸了一下,重新死在了地上。

常言道,运功用剑时不可张嘴说话,怕走岔真气,经脉逆行,然而常安实在忍不住了,一边笑得咳嗽一边打盗墓贼,合合合合合合合合合合合合笑得像个弱智儿童。最终打完跑到复活点,在人身边转悠了一圈,不知道是该扶还是该帮人处理伤口,常安不擅长带小孩,更谈不上喜欢,师姐备给那群少林的小秃驴的糖都能给他薅走一半。他想到这里便从口袋拈了颗糖出来,牢牢包在手里,犹豫着要不要递上去。

他师弟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不知道喜不喜欢吃甜的。常安还在琢磨,他师弟已经站起来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面前的师兄哼哼了一声,小小声道,“我……我才十级……这很正常嘛。”

常安看着他身上一套脏兮兮灰扑扑的惊鸿衫叹了口气,剥开糖纸往人嘴里塞了颗糖,糖是很便宜的那种灶糖块儿,吃多了头疼,甜味甜得毫无起伏,酒洲懵懵地含在嘴里,尽管不喜欢这个味道,也实在没好意思吐出来。

常安学着他那些大师兄大师姐带小孩的样子,笨手笨脚地去摸了摸酒洲的头,“吃糖了就不疼了。”他被自己这句傻叼语录恶心得一个寒噤,“你……哎卧槽受不了了,我他妈编不下去了,靓丽同门一起打盗墓贼吗我看你死得挺惨的。”他咬了咬嘴唇,像是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一般,“要不你当我徒弟?”

酒洲没想到自己还能平白捡到个师父,点点头,开开心心地绕着常安跑了一圈,“好啊!”

几分钟后,酒洲想抽死之前那个乐得像个瓢的自己。

常安站在夫子庙前受拜时笑得瓜里瓜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嚯嚯嚯嚯嚯嚯嘿嘿嘿嘿嚯嚯嚯一气儿一边笑一边说师弟你这个动作傻得一批然后转头就去打人家书生。传功的时候百无聊赖,屁股上像是长了陀螺,一传完就颠吧颠吧跑到孔像上兴奋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擦你看这里还有棵结义树哎!”

酒洲以前听说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听说过虎父无犬子这个道理。

他现在看着蹲在像上的常安冲他笑出了八颗小白牙,屁股上戳着别人结义树的枝桠子,醉红尘的披风给踩得灰一道白一道乐得像个瓢把子,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tbc

评论(21)
热度(86)

2018-07-05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