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武华】白马踏燕(1)

武当程决x华山顾杨


不归谷。
这里是江湖各派了结仇怨的地方,杀人不管,斗殴不管,生死由命,各凭本事。常年饮血的地方,不仅月色惨淡,地上趴着的人也很惨淡。

比方说地上这个华山仔。他背后一对蝴蝶骨很匀称,衣物上有血,牢牢黏在后背上,刚好勾出那个振翅欲飞的弧度,脑袋后边的发带要断不断,勉强缀在一起,却掉了很多碎发下来。后背衣衫给刀兵剑气之类的翻开不少,伤口有红有白有青有黑,十分姹紫嫣红,脸贴在地上,眼睛安详地闭着。

苏云七拐八绕地弯过地上的尸体,她身量不足,看上去满打满算只有十四岁,眼睛圆圆,脸上还有未能消去的婴儿肥,这么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子拎着衣摆避开地上的残肢血污的场景着实诡异,特别是对方拿着小灯笼戳戳地上“死人”的脸时,这种童稚的恐怖气息真能叫人打个寒噤。

“喂喂,老顾,起来啦。”苏云把人翻过来,一屁股坐到对方肚子上,小嫩手没轻没重地捏着对方鼻子,“不起来老娘闷死你个轻功躲奶的傻逼。”

“尸体”一瞬就睁开了眼睛,奋力挣脱身上老妖婆的魔爪,一边惨叫道,“姑奶奶,你还有没有一点对重伤员的同情心?”

“有你奶奶个腿儿。”苏云翘了个二郎腿坐到一边的木箱子上,熟捻地摸出个象牙烟杆点上吸了一口,奶味儿还没褪净的声音飘到顾杨耳边,音量不大,好像就是在人身边耳语——尽管顾杨站得离她足有半丈远,却清清楚楚地听得见她每一个每一个字,“你那身上就蹭破点儿油皮,经脉护得比鬼都好,撒把香灰就能下地。”

“狗咬狗嘛,是狗的事儿,”顾杨也不装了,绕了一圈找到自己在混战中老早就扔掉方便装死的剑,“我费劲跟他们汪汪框框的像什么东西?”他呲牙咧嘴的回头看自己后背,比了比其中的几个脚印,“今天回去非得把这几个脚丫子拓下来,哪天找着主人我全给宰了,我在地上躺得自在,这几个狗崽子差点没把我年夜饭都踩吐了。”

苏云吐了个烟圈走上来,不耐烦地坐到马车上,而后半含警告地瞥了顾杨一眼。顾杨立刻摇头,“我开玩笑,开玩笑。有阳关大道,打断腿我也不想再滚回独木桥上战战兢兢了。”

车夫赶马飞快,顾杨从不归谷里出来时被阳光浇了个透,他原本在打盹,两道剑眉簇得紧紧的,唇角往下绷着,被光照得瑟缩了一下,而后像是醒了,眉头慢慢舒展开,一骨碌坐正挑开了帘子。苏云倚在马车外边,象牙烟枪不知什么时候收起来了。一双杏仁眼无喜无悲,好似此地不是钟鼓不休的繁华金陵,而是城外满是死人做馅草的坟包。她头也不回,给了车夫一把铜子,“下来吧,快到了。”

顾杨打着呵欠慢慢悠悠下车,迎面走来一群武当的道子,一水儿的白,活像一窝兔子。他放肆地投去视线,这群道士年纪不太大,应该是刚下山游历不久,还没有那股后天修炼来的冷气。此时三五个一群,或低语,或朗声,或轻笑,其中一个道士不知道被同伴说了什么,抬眼对上了顾杨的眼睛,又回头道,“若是我被人打走,你们……”

他身边同门起哄道,“小程师兄,你去便是!就看你敢不敢抱男人!”

那个小程道长对上他的视线,忍不住摇摇头,嘴角含着笑意慢慢走上前来,“这位少侠……能让我抱一抱么?”

顾杨上下把人打量了一番,眼神露骨,神情变态,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断袖似的把人浑身用眼睛舔了一遍,要不是颜值过硬,这种行为简直称得上极其猥琐不要脸。那位小程道长却是安之若素,双手微微敞开了,眼睛弯弯的像小月牙儿,目光澄澈又干净。

顾杨很少被这种目光注视,他一时觉得脸上有点儿烧,这才屈尊降贵地点了点头道,“行吧……看你长得不比我差,嗯,不亏。抱吧。”

下一秒,他就脚下一轻,给人打横囫囵抱了起来,还特意晃到那群道士面前,炫耀般地绕了一圈。最后轻轻把他放下来,这道士身上有股浅浅的檀香,悠远芬芳,大概是天天对着香火腌得十分入味了,以后估计还洗不掉。顾杨挑剔地想,不过闻着不算讨嫌。

“小道名叫……”眼看对方还要自报家门,顾杨摆手,他心情有些烦躁,只觉得天上太阳晒得自己头晕,于是往后退到建筑的阴翳下,拍拍苏云示意对方往前走。那道士似乎十分不解,问道,“少侠?”

顾杨贴着墙根,整个儿把自己包进阴影之下,“好道长——萍水相逢而已,要是有下一次再见的机会,你再告诉我你叫什么也不迟。”

那武当道士愣了愣,又是一声极低极酥的轻笑,他说,“好。”

苏云一言不发,沿着街走到一个小小的医馆前面开门进去,顾杨的脸色也淡了下来。他往自己房间把剑一扔,脱了上衣去烧水洗澡。捯饬干净后随便找苏云要了药粉敷在那几处小伤上边。他心底回味了一遍今天遇到的那个道士——已经很久没有人用那种澄澈的眼睛看着他了。

他对上那个人的眼睛时,心底是有种隐秘的嫉妒的。就好似在淤泥里挣扎求生的人见到桃花源,第一个反应是嫉妒,第二个便是向往。

顾杨见过许多澄澈的眼神,无一例外,都很小。还听过很多澄澈的声音,无一例外,也都很稚嫩,最后都对他说,哥哥,你不要杀我和我爹娘好不好。顾杨心里有些匪夷所思,深觉自己大概是一身改不掉的贱骨头,生活境况刚刚好到不用在生死线上挣扎就吃饱了撑得去想这些哲学问题。他自嘲地笑了笑,摸了摸后颈那个古怪的灼疤,翻身缩进被子,打算好好睡上一场。

一个深处无间的人见到桃花源时,纵使嫉妒,依然向往。

顾杨没想到,他和这道士的重逢来得这么快,也这么……惨不忍睹。

这事儿要从半刻钟前说起。

他去方才替苏云补了用完的几味药材,遛遛哒哒地打算去武当晃一圈,那边初春的桃花很好。山脚下的小吃也很好。金顶尖尖上的风景也很好。

顾杨在上面晒了会儿太阳打了个盹儿。他起来伸个懒腰,索性从上边跳了下去,剑气护体,摔下去没事儿,也不疼,就是气血翻涌走路不利索,打坐片刻便好。还能四处乱爬讨钱。等到他啪叽一下摔到了地上,晕晕乎乎地抬头看时,就见到面前有个武当的道士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顾杨还没反应过来,抓着个小破碗到人面前颠了一颠,正色道,“哟哟,苦老挣点钱不易啊!”

碗里立刻一阵叮铃当啷地给人扔了一把碎银。顾杨抬眼正要看看是哪个冤大头,就撞到一双清澈温柔的眼睛里。

顾杨心底骂了句我日。

程决是来金顶给萧掌门送宗卷的,他走到屋檐底下,忽然感觉面前一阵劲风擦过,再是轰隆一声巨响。

武当奇观之一,金顶天降各式各样门派的人。他见怪不怪地要绕开,却觉得这人分外眼熟,对方一抬起脸,他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那个上回抱过的华山么?

tbc

评论(5)
热度(175)

2018-06-15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