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双华】江湖哪有师兄好玩


*壁咚梗,划水日常

朔云很少下山。

他是来华山归隐的,外面的东西他老早就看腻歪了,还不如华山中一场淋漓的风雪有意思。倒是燕鸿下山勤快些,毕竟是尚未出师的弟子,差着去收收租子点个账目,他本身又伶俐讨喜得很,久而久之,这些要费心磨嘴皮子的事儿都是他一手包办了。朔云对此十分惊奇,他当年在华山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什么家国天下和武林第一,最不耐烦这些俗务,自称出水小白莲铜臭不近身
——现在想来,这话真是非常一言难尽。

二十啷当的小伙子心高气傲,江湖滚一遭,泥里泡一道。回头时再看,年少诗稿风骨料峭,酸得人头皮发紧,还是统统扔进他师弟侍弄的便宜花草底下好。

燕鸿拍拍身上的一翁积雪,眨着眼睛过来在他唇上叼了一口香走,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睫毛长长,扑棱棱地放出一群小蝴蝶来亲他的心尖,还有小月亮在瞳仁里水润润地闪,是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小讨债鬼。

朔云敲他脑门又拿拇指擦擦下唇,想要皱眉训他两句,可是嘴角翘得不听话,他叹气,“唉呀,把你惯坏啦,师妹在看我们啊。”他嘀咕几声,“你小心给羞死啦!”

“师妹不知道的,”燕鸿笑眯眯地勾他的碎发,“我昨天把她壁柜里的酥糖换新啦。师兄,我下山学了个很有意思的动作,你靠墙站好,试一试?”

朔云站正了,被燕鸿往后推了两把:“你干什么呀?”

“壁咚师兄啊。他们都是这么做的,师兄怕摔,记得扶我。”燕鸿鼻尖去碰碰他的脸,“我给师兄带了炒栗子,山上摘的,我带去让人炒好了回来,顶上开了梅花裂,一捏就开,又小又甜。”他低头认认真真地看着朔云的眼,“要是不喜欢,那我就不做啦。”

“不是这个意思啊,”朔云单手勾住燕鸿的脖子,“推你是不愿意被你咚,但是我很愿意啊。好啦,你继续吧。”

燕鸿不听话,凑过去又亲他,软软凉凉的薄嘴唇碰上来,朔云被弄得措手不及,心想,我真是把他惯坏啦。他一边这么想一边偷偷睁眼,近处的梅花枝含着柔柔的香气,又想到,也怪燕鸿这个师弟太会讨人欢喜啦。

他这个师弟会掸干净角落里磨剑掉下来的铁屑,还会润好他忘记洗干净的毛笔,会捂着一袋热乎乎的栗子快马加鞭给他带过来,还会拿剩饭炖成小开花的粥——然后给他在碗底用余热焖个溏心蛋。会拿金陵新收的一茬桂花煮糖水,用熟透的杨梅酿酒。要是数落他黏得太紧,他就逮着机会把下巴塞进你的手心,他是小太阳,越冷的地方越暖和,一路慰贴到心底。哪里有人拿他有辙,小老虎扑过来撒嗲,天经地义嘛。

燕鸿一只手撑在墙上,松了口笑眉笑眼地看他,“师兄,你要害羞挡脸啊。”

朔云为难,他抽一只手遮了半边脸颊,“我出门太急,没扣腰带,一只手来遮顶天,再多给不了啦。”

燕鸿半天没说话,朔云看他憋笑憋得发抖,“好吧,你笑就笑嘛。”

“师兄啊,”他琢磨半天,像是在翻来覆去地想有什么合适的词,“你太可爱啦。”

评论(8)
热度(97)

2018-06-12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