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华武】霸道武当的磨人小华山(上)

*华山唐溯x武当宋长临
*轻松愉快小甜饼,三发完结
*@叶折缙 ←脑洞参与者,道长起名者及原型

鸣剑堂,风雪漫天。唐溯蹲在结了一溜儿冰条子的屋檐底下,盘算着怎么去劫狱。

唐溯是个老实华山,比他家道长小个两岁多,平时喜欢黏在人后边时不时叫声哥,刚刚获准出门游历的资格没有多久,所以压根不知道怎么劫狱。

但是他要去捞自家的道长。

宋长临是个酷哥武当,能打能跑还能装傻,背着剑匣骑着毛驴咯噔咯噔,并且在两分钟前入了狱。

——入狱的原因是这样的。

最近出了新奇遇,要俩人组队去鸣剑堂才能碰到。

唐溯:哥!
唐溯:哥哥哥哥哥哥!
宋长临:怎么了?
唐溯:鸣剑堂有双人奇遇!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宋长临这时候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同意组队申请之前把毛驴换成了白马,还挺衬他这几天新穿的一套游青雀。唐溯见他来了眼睛一亮,跑过去拽他衣角,宋长临翻下马来就给人抱了个满怀,对方火急火燎地亲住他,亲完了还在他下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哥!你真好看!”

宋长临老脸一红,和人黏糊糊地走到鸣剑堂里面晃了几圈热度才消下来,然而奇遇还是没出,唐溯换了个洞察天赋都没用,一脸挫败地走到院墙边上,脸卡进墙角里,闷声闷气道,“哥,我伤心。没有奇遇。”他讲一半还觉得不够表达自己的感情,连嘤好几声。

宋长临搓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进去给华无痴送礼了。

唐溯这个华山比较邪性。宋长临第一次见到这人的时候,就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当时华山是深冬,冷得宋长临重阳衫的貂毛都要给吹秃了,风还特别大,他头发给吹得像个海胆,一张嘴就吃一嘴。但是日子还是要过,债还是要讨,宋长临哆哆嗦嗦地说明来意,对方哆哆嗦嗦地说明没钱。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像是在打汉字饱嗝,磕磕巴巴得人心烦。宋长临搓搓冻得泛红的手打道回府,路过龙渊时,看到个眼泪都要掉下来的小华山。

那时候的唐溯太有欺骗性了,五官还没长开,脸上肉肉的。他个子还拔得晚,再加上算到他以后身量要长,校服多量了半寸,只露出小半个手掌。主要吸引宋长临的一点是,这个华山的舌头粘在剑上了。

当年的唐溯是根正苗红的老实人,听师兄说下雪天舔一口自己的剑是甜的之后就真的付诸了行动。

他现在站在这里,深刻地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还有jiojio冷。

直到来了个穿貂道长。对方长得特好看,脸色(因为憋笑)泛着薄红,用温水一点点浇在剑上,终于解救了唐溯的舌头。弄完了还是没绷住,噗地一声站在雪地里笑得发抖。顺便还撸了两把唐溯的头发。

唐溯一边抹眼泪一边大着舌头跟他说谢谢,看到(这个特别好看的道长)人笑得这么开心,还以为自己的哭哭脸倾国倾城,自此养成了随时随地都能嘤嘤嘤一段的绝技。

平心而论,唐溯小时候哭起来还是很可爱的,但是长大了他比宋长临还要高小半个头,嘤嘤嘤起来彻底从小鸟依人变成了大鹏展翅。

宋长临回忆完往昔,然后给华无痴送干净了包里的几块碧玺又去晃了几圈,送礼疏通关系碰奇遇的方法看上去不曾奏效,于是怒从心头起(主要是不耐烦),恶向胆边生,撵着华无痴打了三四回。

然后就被抓监狱里了。

唐溯原本还在那儿低头向暗壁,抬头一看宋长临不见了,茫然地摸摸下巴从小巷子里出来,嚎道,“长临??”他私信动弹了一下,戳开一看,正是宋长临。

宋长临:我入狱了

这就是唐溯现在蹲在地上思索,劫狱入口到底在哪里的原因。他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去探个监。

他刚进监狱就又看见了宋长临几秒前给他的私信。

宋长临:还好我有特赦令

唐溯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出监狱。

几分钟后宋长临点开世界,看见一个华山在嗷嗷哭,大意是“我进监狱探监出不来了呜呜呜救命我是不是要永远困在里面了呜呜呜”

宋长临哈哈哈哈哈笑了一会,觉得这人id有点眼熟,倒回去一看。哦嚯。

……他有点不想搭理对方。

——

唐溯灰头土脸地从监狱里出来了。宋长临一脸复杂地倒骑着毛驴,方便自己回头看着对方。他叹了口气告诫自己,当初自己找的煞笔对象,哭着也要谈完。

宋长临第二次见唐溯的时候,就深刻了解到什么叫做“今日份的沙雕”。

宋长临那时候在江湖磨砺了几年,周身气质挫磨出英气逼人的意思,有如宝剑开刃,悍刀饮血。唐溯当时在金顶偶遇对方,惊诧之后辨认许久,这才确信那是当年那个华山风雪里差点笑岔气的好看哥哥。

唐溯不太敢上去搭话,只偷偷摸摸地跟在人后边打转,结果把紫霄宫溜了一圈后跟丢了,倒灶丧气地正要回华山,就给一把飞剑逼停在原地。宋长临隔他不远,周身剑气缭绕,嘴角挂着一点矜傲的笑意,兴许是把他看成了哪个揭榜的暗影。

唐溯瞥见他袖中暗器的冷光,还有眼尾上的一颗泪痣。

对方不等他心驰神荡完,便嗤笑道,“我是头一回见你这样追踪目标的。”

唐溯真的委屈,他想到我也没见过,因为我真的他妈不是暗影啊。他磕磕巴巴道,“我不是要杀你,”他把装备翻出来,里面两件都飘红了,“谁家暗影这么杀人的?”

宋长临也是头一次见到路子这么野的华山,点开修为面板一看对方才九千多修,吃饱了撑得来杀他。皱眉一打量,又觉得这人也许在哪见过,收了剑顺嘴问道,“没钱修装备?”

唐溯点点头,“刚做完课业。”

宋长临匪夷所思,“那不应该有钱些?”

唐溯更加匪夷所思,“啊?做课业能赚钱??”

tbc

评论(30)
热度(157)

2018-05-29

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