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戚棠】浮萍水

*摸条小鱼爽一爽。)
*cp感很寡淡
*时间设定为事情尘埃落定后的第十年

夜雨缠绵,故人踏月来。

天顺十二年,尘埃落定。袁氏掌门换了人,戚家少帅沙场征战许久,重伤不敌,回京养伤。

袁府不复往日风光,戚家不若往日肃冷。袁小棠暖了一壶桑落酒,坐在案边,剥了一叠红柚。雨声打竹叶,风声潇潇。他点了几盏灯,暖黄微亮。

江湖路远,他与戚承光分别已有十年余。上回在楚江台,大雪,他骑了一匹烈马,要了一壶烈酒,问这一江水自何处来。

身侧侍卫答道,自西北来。

他倾酒入水,笑骂,便宜那将军了。
昨夜他在袁家祠堂,今早刚刚出来。西北战事紧急,打了三天三夜。
他跪着求了袁家列祖列宗三天三夜。

十年之间,戚承光不在。京中依然。
九公主出嫁,冥火僧不知所踪,花道常回岛,段云归隐,金刀佛年老,医圣萧琼倦于入世,再也寻不到。
他还记得许久以前方雨亭月下船前,萤火微微,一点轻舟,折柳同游。杏目眯起来,对他很高兴地笑着。后来她攥着两把短兵,孤身赴敌。

也记得段云与他在夜市中意外重逢,白衣公子立江左,清风吹空月舒波。折扇微黄,对方鬓角已霜。二人隔着人流,极短暂地对上视线。他没有声张,于是只闻一声低笑,微哑。

还有萧琼,有人邀他去听阳关三叠,他身侧隔着一层青纱,坐着个白发道子。对方身上有清浅的药香,琴声清绝铿锵,不知诉的是谁家一梦。

最后金刀佛早早去找了他的明心。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戚承光是他现在唯一寻得到的故人,在外面,轻轻叩门。带着一身夜露,一包海棠饼。二人坐定,不知从何谈起,摆了一盘围棋,下了小半局,黑子白子胶着在一起,动弹不得。

袁小棠便问,你那条狗在么?
戚承光一身艳丽的红衣,犹如当年灯下烛前的轻狂小将,轻轻抚过杯沿,开口,早给蛮子叉死了。

袁小棠不知如何接话,好在戚承光继续说了下去,说,戚府变了许多,字画宝物失散不少,也没有能托付之人。
袁小棠道,袁府那个常给我做莲子糕的奶奶刚走。这才惊觉,我家连厨娘都不剩几个了。

———还记不记得三盗?
———嗯。

回首向来萧瑟处。

他们二人各自走完了自己的天涯路远,现在窗外是泠泠的夜雨,屋里热着一壶酒,两个人对坐,一时无话可谈。

戚承光饮酒,袁小棠慢慢吃着饼。大帅喝得醉眼迷离,朦胧间想起许久以前,明心夫人还在的时候,两家戏言,若是夫人所诞为女子,便送给他,娶回去。

于是他道,袁小棠,我再过几日,伤养好了,就要回西北了。
袁小棠嘴角还沾着饼酥,答道,好。你去罢,我等你。

他起身,把残局上的千军万马攻城掠地掀起来,藏入那方小小木盒里。

fin

评论(1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