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卫墨】知乎体:有个傲娇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腻歪的校园恋爱故事,我流卫墨,真的腻歪
*现paro
*非典型性卫墨

匿名用户:
忍不住了匿名答一发。首先避雷,我和我对象都是男人,不能接受那您走好不送谢谢合作,评论区已关。

这个问题简直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我对象,冷淡话少腰细腿长,颜值打个八分吧差不多,他这个人真的十分一言难尽。刚开始我和他认识的时候是大二,算正式碰面。一见面就打了一架,当时两个人都没起什么别的心思,我就被他拳拳到肉地揍了一顿。对外宣称的起因是我把他反锁在地下室,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是因为我手滑不小心把钢笔水甩他脸上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他不是特别斤斤计较的人。主要是我没绷住,经院的冷酷少年总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年他的女粉就是这么称呼他的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哈哈哈哈哈)给我把脸弄得黑一块白一块的特别好笑,我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我笑完立马控制了一下表情,我对象———啊当时还不是暂称W吧,W当时那个气场都变了,阴着脸攥了一下拳。我立马服软,拆了张纸巾给他说不好意思无心之举,W是经院最能打的一个人了……隔壁体院组的篮球队遇到他都要鬼哭狼嚎的那种,我是正面打不过的,至少要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他后脑就那么来一闷棍才差不多。然后纸巾擦不太干净,反而把墨迹擦开了,W的脸立刻呈现出一个更好笑的效果,我是真的绷不住了,坐在那里哈哈哈哈笑得像个两百斤的狗子。W气死了,冷冷地和我说午休去地下室,约架。

那个地下室是我们校园传说里的闹鬼集中地,他们医科搞解剖临床的那栋楼的,据说有人半夜在那里听见女人的哭声,而且有时白天的时候去那里都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人在你耳边说话。之前有个胆子大的学长不信邪,晚上去了那里,结果第二天中午才被人找回来,说自己在里面晃了一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死活找不到门了。而且最邪门的一点是,那个地下室,一点信号也没有,在那里打电话全都是沙沙的电流声,听久了那个电流声,越听越像有人在跟你说“救命”。

我是学生会的,有那个地下室的钥匙。那间地下室常年不锁,我那叫一个美滋滋啊,总之我是打不过这人的,干脆先把人锁一会再叫个校工去开门呗,W的脾气我之前听说过,不会莫名其妙地把火撒到无关的人身上。我就点头答应了,心想这小子到时候别给吓得痛哭流涕的求我开门放他出来。

中午我去了那里,故意去晚了一点,敲敲门问,“在?”

他在里面嗯了一声。

我操,天赐良机,我反手就把门一关锁死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万万没想到,之前翘掉迎新会的报应会在这个时候遭啊。
对,他就是那个半路杀进我们学生会的人。
还他妈是部长。而且也有一把钥匙。

所以我就听见背后锁头一响,转头看见他面无表情地出来了。

……我去,溜了溜了。

我一边缓慢后退一边嘴上没毛地跑火车,他也不说话,就阴着脸,突然就窜上来把我按地上了,打人是真的痛,但是还好不打脸。最后我抓住机会飞奔出去了,他也没追。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对我已经有点朦朦胧胧的好感了,所以才会那么生气。打我的那几下没用全力,后面晚上还心神不宁地找别人打听了一下我有没有真伤着哪里。

……你还知道你力气大打人很疼啊。

所以说啊,惹谁不能惹傲娇。真的可怕兄dei。他们会让你在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有心算账无法算账。

这件事过了之后我也就懒得再管这人了。那段时间学生会派下来个小学弟让我带,小学弟是真的可爱啊……年轻人特别朝气活力,而且经常故作严肃沉着脸看我皮,哎呦真是看得我忍不住天天逗他玩,简直想把他介绍给全世界———哎这我学弟,贼可爱!

学弟暂称B吧,那段时间两人黏得很紧,基本上形影不离我出去玩也喜欢叫他,还有一起策划艺术节还有游园会这类的事情。所以经常去学生会看见W,W那段时间对我越来越嫌弃了,见我一个好脸色也没有态度越来越冷,我也无所谓他怎么想的,毕竟当时的他在我眼中只有一个可取之处!
脸好看。

但是我身边站着个小学弟啊,学弟不仅脸好看,还比W可爱!根本懒得多看W一眼了。就这么忙忙碌碌走到了五月底的时候,那天520,答主不吹不黑,我是个能打九分的男人,一天收了蛮多礼物和情书的。小学弟在和我来的半路上给个同大一的学妹截住正在被激情告白呢,我在旁边当了会电灯泡决定溜了。就回自己教室拿包,哲学是各个学院混着一起上的,W也选的是哲学,我进去的时候他刚好从教室门出来,见我进来还冷冷地瞥了我一眼。

……okok,你是大佬,你先走。

我进教室看见果然一堆东西摆在桌子上,基本上都是粉嫩粉嫩的,情书巧克力或者手工曲奇为主,所以在里面,一对护腕和个长条形的盒子,分外显眼。

我之前给学生会那边准备发言稿和文案之类的,大多是表格名单报备也是我做,敲键盘的时候手在桌子那个横档上会磨得有点疼,本来一直想去买个护腕的,但是挑不到合适的款式就很头疼,暂时搁置下来了这件事。不过这对护腕还挺合我心意的,简洁,黑色的,LOGO打得很小。材质滑软比较紧,刚好适合我。极其称心了。我心想我去这姑娘真的用心啊,然后翻来覆去找人名字打算看看合不合眼缘,好看就娶回家带走。结果没看到名,还有点失望。

之后就拆那个长条状的盒子,里面是根项链,银链底下坠着只小乌鸦,也是那种性冷淡简约流,非常合心意,应该是同一个人送的,我当时心里那个抓心挠肝啊,这姑娘咋地不愿意留个联系方式呢急死我了。一边小心保存好打算和人打听一下。美滋滋出来教室门看见W还站在那里,手上摆弄着手机看着锁屏发呆———现在想起来应该是躲在那里看我反应没来得及跑,掏手机当掩护呢。

后来……后来过了一个月差不多吧,W的一个室友,称之为H吧,他看到我的护腕和项链了,表情一度很复杂,跟我说最近W买了条发带。

我:嗯嗯啊这样okok好的我知道了(敷衍.jpg)
H:……兄弟
H:那个是N家的联名情侣款
H:W买的发带,你手上这个是配套的护腕
我:嗯嗯这样okok……我操你他妈说什么?!?!?!

H这时候又看见我脖子上掖在T恤里的项链了。

H:……我觉得华点还有,你这个项链
H:……这个款是新出的,定情项链
H:别说你冷静不冷静,反正我自己要去冷静一下,我去……

我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之前发的那个“谁送的这个我就娶谁回家”的誓。

……我他妈这张臭嘴。

好死不死这时候W进来了。我一手抓着项链,护腕给我摘了下来团在手里,眼神复杂地看着W。

W还是很冷静,问,你知道了?
我点头。
W说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捏了捏鼻梁。心里吐槽我去这么一想他是真的有点可爱了。暗搓搓关注了我这么久。
对,我当时的心情不仅不操蛋还非常美滋滋,想来可能是之前对他也有好感只是自己没意识到吧。不然不可能接受的这么快。

W淡淡地说你可以当作我不小心买错了,然后顺手当垃圾,恰好在那一天随便扔到了你桌上。

我说那不行。然后笑了一声,字正腔圆地说,“W小朋友,你真是太可爱了啊。”

谢谢大家,我们从那天开始已经在一起四年了,明天去荷兰扯证,晚安!

于xxxx年x月xx日
版权归作者所有

fin

评论(19)
热度(133)

2018-05-05

133  

标签

卫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