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名门正派弟子调戏守则(2)

*攻受连带着cp都不分明的文,大家可以在底下猜攻受
*一在子博客里。指路 叶折缙心头小娇妻

一场倒春寒,青山城又飘起了雪。

散陵近日受了这场寒气的凉风,病下了。其中倒不是多冷,主要是这作死玩意还有种自己内力充沛的错觉,穿着单衣就撒了欢地往屋外跑。再就是,他心底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

心底那根弦时常吊着他的小命,散陵没有能托付的人,时时紧绷。风寒,头疼脑热这些富贵病他生不起,稍微一弱,恐怕连脑袋都要连带着安逸勾下来。然而此时找到一根称得上牢靠的大腿,勉强算安逸的环境,那些平日里压下去的小伤小病似乎算准了这是个该发作的时机,统统放出来,像在撒娇一般放肆。散陵整天地睡在床上,脑子昏昏沉沉,蜷个手指都懒得动。然而关少爷第一次伺候人喝水,愣是把伤病号这条挺过大小劫杀的硬命呛了个九死一生。散陵宁可到点翻下床自己喝着,也万万不肯让关山渡喂药———这他妈还不如给他喉咙里插个漏斗灌下去痛快。

“我说,侠爷。”散陵有气无力地盘腿坐在床上,只露出一颗发丝乱翘的头,“您这是嫌我费钱要呛死我了?”

关山渡微窘,“我,第一次弄这个。”

散陵叹了口气,缩回被子里团着了。好赖这么养了几日,所胜身体年轻,散陵歇了几天,出了好几身热汗,又活泛起来。这玩意记吃不记打,照样披着一身单薄的外袍就出了房门,脚上箕着一双靴子,宛如踩了对很别致的咸菜出去透气。一踩就在雪地里留个坑,不像踏雪寻梅,活像踏雪寻仇。他一面走,一面薅下来一片竹叶含在嘴里,漫不经心地吹了几个破音的调子。关山渡那把剑散陵见过,算和青门里不大不小的一块宝,名为饮冰。质地极上乘。然而还未有名士作为前主,由是,虽然是把好剑,却一直默默无闻。

正适合出挑的小辈拿着历练。

散陵病中撑着脑子偶尔的清明,过了一遍和青门中叫得上号的新秀,刨去作风没这么古板的,刨去见过佩剑的,刨去年龄不符合的,只剩两个,其中一位还是女弟子———得,他这根大腿抱得是真粗了。

活活抱到了和青门掌门首徒。

然而和青门首徒不也没认出他来,散陵心宽道,况且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着急也没用,索性溜溜达达地去后院赏花———关山渡包了方小苑,前有楼后有水,统共算了三个月的钱,正好是城中戒严的时候。

散陵再次咂舌名门正派五险一金体制内文明人果然不一样。

苑中有桃花开得急,给这一场风雪冻住了,散陵披着外袍晃晃悠悠地绕到过去,正巧碰见关山渡在练剑,招式一板一眼,偶尔剑锋扫过枝头,带走一长串香雪,好端端的粉桃印雪图给糟蹋了大半。散陵在病中难得捡起一点以前的少爷气,捻着竹叶,发出悠扬轻盈的一声短唳,似调戏非调戏,似风流非风流,单听声音,不过顽童稚举的意思,然而看过去,那人一双新月眼,笑意盈盈,在关山渡看过来时犹是逗弄犹是微赦地要躲不躲,手中竹叶随意地往旁边一抛,舌尖探出来,轻轻地扫过下唇。他故作神秘道,“关少侠———你可知世上有哪几种可惜?”

“鸟尽弓藏。”关山渡微一思索,云剑点雪,“兔死狗烹。”他一拧手腕,把收剑回鞘,“国破臣亡。”

散陵听得一阵无聊,走近了点,此时一阵白毛风刮过去,他冷得一激灵,一张贱嘴还不忘叭叭着,“是新苔生阶上,温泉边旁雪,还有你练剑撸下来一地花。”

关山渡脸一黑,又看着人瑟瑟发抖,没好气地兜头把外袍糊了人一脸,“你少说两句。”

关山渡比散陵矮小半个头,那一身带着暗纹似有流光的公子华服给他穿得缩头拧巴手的,不过好歹暖和了点儿,散陵有滋有味地继续嘴欠,“啧啧,一地香消玉殒啊。”

关山渡不欲再和他废话,耐着性子问道,“天气不好,你又是大病初愈,这么着急出来做什么?”

散陵咬着竹叶,心想我出来看看这院子有几个口方便逃跑,脸上笑眯眯的,“我饿。”这话也不假,他这几天除了汤药就是热水,病中人大多没胃口,病完才知饥饱冷暖,散陵出来吹了一肚子冷风,察觉自己能冻得不舒服了,这才放心自己病愈,说道,“侠爷,赏口饭吃呗。”

关山渡看了他一眼,大约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无赖里带着不要脸的态度,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近几日城里戒严,你又生病,我这边更是刚刚住下,还没来得及请厨娘,只有干粮凑合着———你去街上买几样?”

散陵裹了裹衣服,手里抓了一把小石子,往立着假山的鲤鱼池里丢。池中鲤鱼以为是鱼米,一群群涌动着来抢,散陵看着这群鱼争抢起不存在的食物时眯起眼睛笑得十分惬意———这人皮痒起来鱼都不放过,很是可恶,“我不,我懒,侠爷求求你去。”他从袖子里利索地掏出小半块金锭,“关关居鸠,在河之洲,侠爷求你,去买饭呗。”

关山渡听着他这一段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一时要想正确的下句,然而这段打岔的话实在魔性,竟然记不起来了。散陵嘿嘿哈哈地在一边看他冥思苦想,关山渡算是见识了这人的厚颜无耻劲儿,咬牙切齿地出了门。

散陵见他出门,脸上那股促狭的笑意淡淡隐去了,竹叶一捻,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啼,不消片刻,一只游隼训练有素地降落到他面前的桃枝上,爪旁绑着信筒。散陵匆忙地将袖中白纸卷成细细的一条,往里面仔细塞好,挥挥手,让它又飞远了。

tbc

评论(9)
热度(36)

2018-04-28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