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萧楚】信息素欺诈事件(4)

*校园paro
*含 岳道怀x琼开阳

楚遗风上窜下跳地给他开完药又看他挂完水,一边还抽出时间给老师打了个电话拍了病历,一串操作顺畅得不得了,萧疏寒有心关心他,“你经常来医院?”

“哎,没啊?”楚遗风让人坐到后座上,“来来来,你风哥送你回家。我就有时候翘课这不得找理由吗?当然顺了!”

“……这样不行吧。”

“我也觉得不行,”楚遗风声音沉了沉,分外惆怅道,“是啊,我现在考倒数第369名都吃力了。”

他们理科班就369人。萧疏寒忍不住转头笑了一下,又觉得这样是鼓励人继续翘课,最后慢慢吞吞道,“不好。”

楚遗风没接他的话,眼睛懒洋洋眯着,迎着风好像是哼了哼,好像是没有。他闷头骑车,萧疏寒也就不再追着不放,坐在后座给他指路,一边胃里的绞痛一阵阵松懈下来,等到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萧疏寒觉得舒服多了。
楚遗风慢慢捏着手刹减速,最后斜撑在地上,“萧……”

没等他萧出个子丑寅卯,有个拎着一串塑料袋的女人站在他面前,视线却不是对着他的,轻轻柔柔说了一声,“疏寒回来了呀?”

萧疏寒抱着书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很有种被捉奸在床的心慌感,抬眼看了眼楚遗风,错步站到人面前,正要往前走,突然转头说道,“遗风你回去上课吧,谢谢。”

楚遗风心道我日。匆匆忙忙跟前面的萧阿姨打了个招呼,正经道,“那什么,阿姨……您别误会……”

前面的女人给他一个若有所思的眼神。萧阿姨模样年轻,应当是个O,眉眼看着非常温柔,但是能品出点儿的那个隐隐约约的仙气飘飘的意思,和萧疏寒是一条路子,一水儿的气质超然。楚遗风看得心里毛,愈发觉得自己越抹越黑,讪笑一声乖乖溜了。

萧阿姨那个若有所思的眼神落到了萧疏寒身上,最终道,“上楼吧,回家吃饭。这几天你爸爸不回来。”

楚遗风其他都猜对了,唯独一点没对。

萧妈妈是个根正苗红的A。
看着娇娇柔柔,当年把萧爸爸对人一见钟情就是她在大学每天晚上喂猫———据说追人费了老大力气。后来结婚的时候差点没疯———日,好好一个O咋就成A了呢?!
大概就是祖传的温柔外表搭配狂野A质了。

萧妈妈回家也没说什么,厨房里传来一阵阵切菜的声音,最近萧妈妈休假,早上就煨好了汤,萧疏寒盛了一碗,海带排骨,火候恰到好处,骨肉煮得筷子轻轻一挑就分开,嫩烂。海带熬入味了,带着肉香。他啜了小半口,突然给厨房里切土豆丝的萧妈妈问道,“以后别让喜欢的B骑单车送你回来了。身体不好是一回事,少让人累着。”

萧疏寒呛得昏天黑地。

“没事儿吧?”厨房里传来的女声脉脉如流水,平静清澈,“直接打车,顺便把别人送回去。”

“不是。还没。”萧疏寒理顺了气,脸和耳尖一起慢慢烧起来,最后像是埋怨像是委屈地叫了一声妈。声音还带着点儿糯。

晚上萧疏寒正要去学校拿作业,却看见萧妈妈拿着一个不锈钢保温餐盒摆在他面前。

“继续努力。”

萧疏寒快要背过气去了。抓着餐盒就跑。

萧妈妈挑了挑眉,轻轻一笑。

*

楚遗风下午刚回去,还没从提前见家长的卧槽中回神,就给琼开阳通知他要去参加文艺汇演。他当即不服,“等下,至少给我个理由?”

文艺汇演,这个处处透露着乡土气息的名字通常都是C中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事儿,更别提这回还有领导检查,楚遗风万万不想给逮上去唱黄河在咆哮或者弹红色娘子军的remix电音版,简直是羞耻play。

琼开阳抓了桌上一张做着笔记的试卷往外走,“徐班钦点。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我还急着去找道怀。”

楚遗风挥手,“再见,我看你是有了对象忘了兄弟。”

琼开阳站在班门口,淡定地道,“齐哥跟我说了,你请假是为了个漂亮小O。”

“……我这叫同学友爱。”

“你知道我们的区别在哪里吗?不止在于我已经有对象,而你没有。”琼开阳撩了撩耳边碎发,“更在于,我敢承认我去找道怀不是因为题不会,而是因为要抓紧时间和人说话谈恋爱。”

“而你。呵。”

楚遗风发誓,那他妈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呵。而是一个包含着凌辱和骄傲还有恋爱酸臭气息的呵。

“……琼开阳你给我等着。”楚遗风无力地威胁道。

“我等着与不等着不重要,”琼开阳冷笑,“但是齐哥等着你的芬达。”

“……你有完没完了?”

“有。因为我要去找道怀。”

“我准了,您这边滚!”楚遗风笑骂道,“算了,那徐班让我演什么?事先声明,红色娘子军免谈。”

琼开阳道,“和李如梦箫琴合奏,说是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

萧疏寒在上晚修还差个半小时的时候到的学校,想苏饮雨打听了人在哪个班,拎着保温饭盒闷头往理科楼那边走,走一半想起来戴着口罩,怕人认不出来,又怕不戴着显得自己猴急地非要在人面前混脸熟,就折中地勾到了下巴那儿。结果到了班发现人不在,再一问才知道楚遗风去排练了。萧疏寒走得急,走到小礼堂门口时身上出了一层薄汗,手心滚烫,攥着保温饭盒的把儿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他刚要推开,却听到里面断断续续的吉他,混着温柔缱绻的男声,像在唱一首情歌。
傍边有人给他打拍子。

萧疏寒满心窝子的热情好像给一桶冰水涮了个七七四十九遍,浑身冰冷。
他站在外边,听着暗恋对象给别人弹完一整首情歌。

里面突然打开了门,是个O,女孩子。长发。模样非常漂亮,见到他杵在门口,疑惑道,“你……”

萧疏寒把口罩勾上去,保温饭盒往对方手里一塞,低声道,“麻烦把这个给楚遗风。”

“哦……好。”女孩子乖乖地点点头,声音很甜,“那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呀?告诉我,好让遗风还你东西。”

萧疏寒淡淡道,“不必,谢谢。他问起,说是你送的就好。”

萧疏寒走过一个拐角,控制不住地仓皇而逃。

tbc

评论(13)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