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萧楚】信息素欺诈事件(3)

*闻道才垂死病中惊坐起:……什么?萧疏寒被楚遗风那个理科班的小妖精骑着自行车带走了?!
*萧疏寒内心戏真的足

这会儿是上操的时候,教学楼下站着值周生,专门逮逃操的那种。萧疏寒顺着楼梯下去,望见个带着值周牌的人他才想到这茬,轻轻拍了拍楚遗风的肩,低声道,“有人。”

萧疏寒自己是病号,不好好上操下楼来还能打着去校医室的名号。楚遗风这一看就活蹦乱跳,别说发病了,就冲他看萧疏寒那个如狼似虎的眼神,发春还差不多。楚遗风笑嘻嘻地在他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指尖上捏了一把,萧疏寒心头一酥,连带着手轻轻一颤,他顿了顿,把手收到身侧,五指紧紧地蜷了起来,再重复了一遍,“值周的。”

“哎,没事儿。你担心我啊?”楚遗风转头,他走得比萧疏寒快,多下了两个台阶,此时挑着眼睛笑得眯起来和萧疏寒对视,深褐色亮晶晶的眼珠子转了转,“谢谢萧大美人啦!不过,”他转头往后对那个斜倚在墙上的值周生道,“齐哥别记我名啊,给你带芬达!”

那个值周生把手上的水性笔转了两圈,“行,你又在这祸害人家小漂亮啊?”他隔空指了指给楚遗风那个眼神电得不轻的萧疏寒,“哎———美人!你可得小心,这人撩人一套一套,背地里不知道偷偷有几个呢!你可别给他骗了。”

“卧槽齐维谷你血口喷人?!”楚遗风笑骂道,“别,萧美人,你别听他的,我根正苗红社会主义接班人,哪有那么低俗。”他往后抓住萧疏寒的手腕,很自然地往前带了带,“拜拜您嘞———告辞!”

齐维谷摆摆手让他走,“别的我不管,我就记得某人说过先脱团请吃饭。”

楚遗风潇洒地带着萧疏寒走过去,“我还记得某人和我打篮球的时候拿了零比十七———”

“记名了记名了,表面兄弟。”齐维谷装腔作势要写字,被楚遗风抢了笔就跑,萧疏寒跟在后面给拽着跌跌撞撞,一边跑一边不由自主地跟着笑。楚遗风的小辫子随着步子一颠一颠的、喜欢的少年的身上有清澈的香气,还正要请他去吃雪糕。
萧疏寒头一次觉得来学校念书这事儿真的挺有意思的。

*

楚遗风在冰柜里摸出个草莓味儿的可爱多,“哎,别见怪啊,我喜欢这个味道的,虽然这颜色吧挺一言难尽的,其实真的好吃。”他一边讲一边拿了根新的粉嫩无比可爱多看着萧疏寒,“你要来根不?”

萧疏寒接过来,乖乖地嗯了一声。剥开包装纸慢慢地咬了一小口含在嘴里,甜甜凉凉。楚遗风吃得快,已经叼了一块脆皮,两片薄唇热化了上面的巧克力酱,他嚼完后不甚在意地伸出舌尖舔得干干净净,扫出一尾亮晶晶的水色。萧疏寒瞥了一眼,像给火烫了似的猛地转头往窗外看过去,欲盖弥彰地咬下一大口雪糕含在嘴里,冻得舌头都快没了知觉。

萧疏寒心不在焉地吃完了雪糕,楚遗风撑着脸问他,“好吃吧?”他上唇下唇一碰萧疏寒就忍不住想到对方刚刚露出的一小截舌尖,不甚自然地嗯了一声,“好吃。”

“我就说吧!”楚遗风看了眼表,往台阶上走,“萧美人喜欢我天天带你吃啊,好不好?”

萧疏寒把口罩往上提了提,他方才没能把每口雪糕都含化了再咽下去,此时胃里已经隐隐作痛起来,听到这话抬了抬头,“下次我请你吃,”他不是很舒服,抱着手臂捂在胃部,轻轻皱眉抽了口气,“喝奶茶。”

“哎,寒寒啊你可想好,请我喝奶茶比雪糕贵不少啊,亏了不是吗?”楚遗风原本沉浸在美人下次要约我的喜悦里,然而看他脸色不算妙,站到他前面转身,手绕到他后背上拍了拍,“怎么了?”

萧疏寒摆了摆手,勉强笑了笑,“没事。”

楚遗风挑了挑眉,“没事?什么没事?意思是要赶我走的没事?”他贴得更近了,故意严肃地敛去脸上的笑意,“翻脸这么快啊?”

萧疏寒蹲下来,抱住膝盖,他吃不得冷,这下估计是胃痉挛,“胃疼,马上就好了。”他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给打横抱起来,那股子雪的冷香凑近了,柔柔地萦绕在鼻尖晃得他脑子里浆糊一片,“你、不是……做什么?”

楚遗风凶巴巴地冲他呲牙,“你说干嘛?疼成这样你自己撑着?你自己能走我看不下去啊。而且这周校医不在,去外边开什么研讨会了。”他好像又是生气又是好笑地摇摇头,“萧美人,你以为你和我一样皮糙肉厚啊?”

萧疏寒突然被贴得这么近,脸红得要滴血,他耳朵里一阵嗡鸣,心跳声大如擂鼓,嗫嚅着道,“那也不用……”楚遗风权当没听见,抱着萧疏寒跑齐维谷那儿托他请了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愣是把齐维谷分外促狭的眼神忽略了。少年的气息萦绕在身边,热烫烫的,萧疏寒一面胃疼一面幸福得快要升天。楚遗风最后又去后门的单车棚拿了单车,扶着对方一坐,急急忙忙就出了校。

他们学校临海,离医院只隔了两条街那么远,却基本上超出了所有的外卖的送餐范围。萧疏寒坐在对方单车后座上,揪着楚遗风的T恤愣是不敢抱他的腰。楚遗风穿的是白T,细韧的腰线给阳光一照就朦胧地现了形,隔着衣服都是鲜活的味道温度,萧疏寒有心没胆,迟迟不敢下手。倒是楚遗风骑到一半提醒他,“哎,你抱着我啊,免得摔了伤上加伤啊。”

萧疏寒一边忍着胃疼憋屈地哼哼,“算了。”

楚遗风想了想,估摸着萧疏寒毕竟是个O,大概是害羞,于是捏了刹车把挂在车把上的外套取下来,围在腰上,长袖打了个结,这才又继续骑车,“没事儿,羞什么,抱吧抱吧抱吧。”

萧疏寒小心地把人圈住了,简直晕晕乎乎美得冒泡,他想,是楚遗风主动让我抱的他哎。

tbc
齐维谷:……等下,芬达呢?

评论(14)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