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萧楚】信息素欺诈事件(2)

*闻道才说,萧疏寒最近每节下课都去上厕所,是不是肾出问题了。
*ABO校园paro,轻松恋爱故事

黑板上密密麻麻全是公式和笔记,刚上完数学课,讲的是压轴题,光是这一道就磨完一节课,更不用说是在文科班,底下睡倒一大片。闻道才也听得够呛,低头在笔记本上整理着题型,抄到一半钢笔还卡了墨,他下了力气,宛如钻木取火一样在草稿上划了几道。一边的萧疏寒倒是已经把笔收到抽屉里,拍拍他的肩,“我要出去。”

闻道才嗯了一声,“借下笔记。”

萧疏寒已经出去了,留给他一个发丝服帖的后脑勺,闻道才权当他默认,抽出那本灰色笔记本摊开,一翻就翻到最近的一页,上面标着本日日期和“星期三”,然后就是大段的空白,别说题型详细解法了,连个题目都没看着,唯独正中三个蓝色水笔誊抄的行楷大字龙飞凤舞地和他大眼瞪小眼。

白纸一张,唯书“楚遗风”三字而已。

闻道才沉默了一会,饶是他再迟钝,这时候心中也隐约地浮现出一点儿微妙的猜测。他往班门口瞥了一眼,而后把这个名字抄在便利贴上夹好,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去问后桌的苏饮雨———苏饮雨性格跳脱,朋友很多,这点他还记得清楚。

萧疏寒这几周逛了一圈他们楼层的厕所了。他是那个没脸皮去问苏饮雨那个楚遗风在几班的,于是只好去各个楼的厕所碰运气,萧美人都快成了厕所看板郎。然而自从那天惊鸿一瞥,他就再也没见到过楚遗风,愁得上课都没法好好听,一时心痒难耐,又写了一遍对方的名字。什么参数方程和不等式都化成一团浆糊,落笔千言化人名。萧疏寒心里禁不住又回味一遍那天楚遗风身上清透的雪味,直到快上课,他才叹了口气,磨磨蹭蹭地往回走。

闻道才,宇宙钢铁直A,教科书级别的好学生。这是苏饮雨对人的印象。

此时这个人正拿着一张便利贴,浅黄色,上面是她发小的名字———楚遗风。一看就是一丝不苟的闻道才专属字体,正经无比,配上原作者严肃的眼神,更是让苏饮雨心情复杂。她已经脑补出了一场狗血至极的三角恋。楚遗风喜欢萧疏寒,闻道才喜欢楚遗风。小小的一所学校,竟然包含了三个男人的爱恨情仇。(闻道才:……?)

苏饮雨反复斟酌,心想还是自己大哥的幸福比较重要,硬着头皮答道,“……我、我不知道啊!”

闻道才失望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去问薛道柏,苏饮雨脑中高速运转着———薛道柏又不是萧疏寒闻道才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乖乖仔,楚遗风这名字在稍微有点闲心的人那里都已经耳熟能详,光是绯闻O友都有十几个,出个O团写真都绰绰有余。闻道才知道了还特么得了,按这种较真之王的德行,非得冲人面前质问七七四十九遍不可。她心底盘算一遍,咬牙切齿锥心泣血地,用上了毕生的勇气低头强作娇羞道,“你干嘛问人家B朋友的名字啦?”

苏饮雨觉得自己简直仁至义尽了。假设她帮这么大一个忙掐死了楚遗风身边这朵烂桃花的萌芽,而楚遗风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还没能攻略萧疏寒的话,她就把楚遗风的三条腿都切下来剁吧剁吧油炸。

闻道才的世界观碎了一下,他僵硬地捏着那张纸条,半晌爆出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质朴问句,“啥?!”

苏饮雨冲他害羞地眨眨眼,“哎呀,都说是人家男朋友啦~你不要和别人讲噢,我家遗风不准我乱说的~你不要以为B比不上你们A,还要去欺负他吧~”

苏饮雨有点想吐。

她看到闻道才(在她眼里)悲痛欲绝地转过身,继续和那两道题死磕,表情一度十分扭曲。

萧疏寒这时候推开班门回来了,外套拉链拉得严严实实,一手在耳后的口罩皮筋上勾松了些,一双露出来的漂亮眼睛正对上闻道才的,萧疏寒歪了歪头,一缕碎发从鬓边掉下来,“有事?”

闻道才听到这句话愈发同情起萧疏寒了。他不忍地摇摇头,心道这间小小的学校里竟然有如此惨烈的一场三角恋,萧疏寒喜欢楚遗风,楚遗风喜欢苏饮雨。萧疏寒真的和楚遗风在一起了,那楚遗风配不上萧疏寒,但是倘若楚遗风坚贞不屈(楚遗风:……????),那萧疏寒注定又是在投入一份不可能收获回报的感情。

敢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闻道才看了头大得想吐。

苏饮雨和闻道才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楚遗风/萧疏寒,在感情方面真是少不了我给他指点迷津了。

第二节大课间是做操的时候,萧疏寒偷偷摸摸地缀在队尾。走到一半拐进厕所,对着镜子认认真真压了压领口,撩了点儿水把前额翘起的几根头发拍了下去,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班上有些男生自从谈了恋爱能梳半个小时的头了。他做贼似的想去做操,也是因为要看楚遗风在哪个班———分明八字没一撇的事儿。

萧疏寒叹了口气,上操的铃响了一半,他犹豫了一会儿,把口罩团了团扔到了垃圾桶里,抬脚出了厕所门,走了三步远,就看见楚遗风趴在栏杆上懒洋洋地打量楼下的人流。出操的音乐混杂着人声显得过分闹腾,楚遗风侧了侧脸,笑着对下面吼了句,“马上来!”就抬起头,一双清凌凌的桃花眼勾出少年独有的风流,没有一分遮拦地吹散在三月春风里。

楚遗风见到他愣了愣,勾了一下发尾道,“哎,漂亮大帅哥。上次请你还东西的事儿谢谢啦。”他走到楼梯口,转头对萧疏寒眨眨一只眼睛,一字一顿念道,,“萧疏寒。是这个名字吧?饮雨告诉我的。你看我都知道你名了,要不请你吃顿雪糕?”

萧疏寒三魂飞了七魄,压根忘了自己吃不得冰,他说,“好啊。”

tbc

评论(34)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