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邱蔡】儿童走失领回指南(6)

*成体邱持续掉线中,奶蔡持续掉线中

蔡居诚回了武当山上,策马奔入山门之时还未来得及通报门人,乌骓四蹄踏开灰浪,他在马背上混乱地颠簸思索———邱居新怎么会以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

他不安地勒了一把缰绳,一节节绕在手腕上。心里想起对方温顺过分的态度,竟然有些不忍起来。

那副模样的邱居新,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掌门亲自带回来的。身量不足,看人时眼神无端透露出一点乖巧的讨好意味,分明是穿着自己的校服,却小心过分,哪怕是一丝都不敢弄脏。邱居新刚来的几日,朴师叔刚巧不在,萧疏寒自是不会照顾人的。给邱居新的衣服长了半寸,邱居新竟然也就那么将就着穿上了,裤子太长,挽了好几道也行动不便,在那时的蔡居诚眼里,这个新同门的动作就显得分外笨拙。偶尔还会踩到衣角绊在地上,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和他一样哼哼唧唧地找掌门师父叫痛,而是惊慌失措地拍干净衣服。

寄人篱下,如何放肆得起来。

蔡居诚心神不宁地在屋里转了两圈,天色已晚,远远的还有一层铅灰色云翳压在夕阳上,吞没最后一线日光。他无意识地踱了一会步,点了油灯摊开书页,一边磨墨拈笔抄着道典。咬牙切齿地打定主意不去想那个小东西。

闷雷骤起。有雨。他还未关窗,骤雨之下,风吹乱屋内一豆灯火。

蔡居诚匆匆忙忙抓了把伞,推门下山。

山下摊子多已收了七七八八,一半的人在骂这雨来得不是时候,淋了他们的货。蔡居诚先是打着伞,后来嫌慢,将伞一折夹住了翻来覆去地找人。武当山山脚处的市集繁杂,而当时心慌意乱走得太着急,压根没在意是哪处见到了邱居新。雨水夹着冷风往他身上一浇,蔡居诚背后却冒着汗。他一身武当弟子服扎眼得很,此时来不及在意脚下泥水,落足处溅起的脏污沾在靴子与衣摆上,看着分外狼狈。

蔡居诚心底发慌。他心想,我该不会真把人弄丢了吧?

纵使他再厌憎此人,但此时的邱居新并非多年后让他恨不得千刀万剐的那个,而是多年前武当山上轻轻揪住他衣角,让他等等自己的那个。

雨下得愈发大了。倘若今夜找不到对方,不提稚童如何体弱,雨势大小,单是兴许来什么恶人把此时尚且未有日后自保之能的邱居新抓走,蔡居诚心底也腾起隐秘的不安来。他掐个手诀,足尖在地面轻点几下,墨鹤清唳声夹杂了滚滚闷雷,白电闪过阴沉的天际,似是仙君渡劫。蔡居诚御空而起,寻他的师弟。

蔡居诚一手遮在眉处挡住瓢泼的雨势,终于在掠过一处深巷时见到了仰头愣愣地看着他的邱居新。小东西身边隔了五步远就是屋檐,大雨如注,蔡居诚散了墨鹤,开口便骂,“你不会躲一躲雨么?!”

邱居新糯糯地说,“师兄让我等在这里。”

蔡居诚给这一句梗得胸闷———他莫不是在这里像块木头似的站了一个半时辰!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又是恼又是有几分心软,只好一把提溜起对方的后领往自己怀里拽,而后撑开伞,总算在雨势中找到一隅能休憩的地方。他又骂,“邱居新,你没长脑子么?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邱居新原先在地上滚了一遭,浑身已是灰扑扑的,又挨了这场雨,浑身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衣服湿淋淋的,冷风一吹,激得他轻轻抖了一下,心底也漫上几分委屈,“师兄,你明知你说什么我做什么的!你怎么变得这么大还越不好说话了!”

蔡居诚这下是骂不下去了,气急败坏地把小孩捞到怀里抱紧,赶紧御气往武当处过去。骂了句小屁孩越发能耐了,闷头抱着人窜进自己屋内。蔡居诚进了房就赶紧给人找了块毛巾打了盆热水把人折腾干净,小童的衣服是没有的。蔡居诚只得找了自己几年前穿过的旧衣服往人身上一套,邱居新乖乖任他动作,方才在冷雨里冰凉的手渐渐回了温,轻轻地捏了蔡居诚小指一下。

“做什么?”蔡居诚一半是恼,一半是把人逮回来的隐隐喜意,脸上不耐之色显得倒没有以前那么情真意切,“有事便说。”

邱居新穿着明显大了几圈的内衫,袖口挽了几层也只露出白白嫩嫩的指尖,裤子是套不上了,小腿光溜溜的,悬在床边晃了晃,“师兄为何这么快,就长得这么大了?”

蔡居诚冷笑一声,“不知。我还想问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邱居新抬眼偷偷摸摸看了他一眼,小孩子心思敏感,见到蔡居诚脸色极差也不敢再问,只是揪住对方的袍角,软软地捏在手里捻了捻。蔡居诚出门沐浴后回来,便见到小东西拱到他被窝里睡着了,蜷成小小的一团缩在床脚,一手攥住他方才取下来的玉佩,像是生怕找不着人了一般,一丝不敢懈怠。

蔡居诚叹了口气,只盼萧疏寒不要心血来潮进他屋里,更不要发现这副模样的邱居新。他暗暗打定主意,下回下山一定要给这小东西找户人家安顿,省得以后夜长梦多,又将先前经历重复一回。

他心不在焉地掀开被子,把人从床位抱得高了一点。骂了句邱居新无论大小都一般的讨嫌,怀里的小东西却似有所感地抖了抖睫毛,蔡居诚赶紧闭了嘴,只听邱居新闭着眼睛,哼唧一声打了个奶嗝,更得寸进尺地往他怀里蹭。

蔡居诚差点把人丢出去。犹豫再三,还是决意假装不知此事。捻了灯闭眼睡去。

邱居新却睁了眼,等到人呼吸声沉而均匀的时候,就这窗外雨后朦胧的月色,撑起身子。轻轻地,试探着在蔡居诚唇上软软地啄了一下。

tbc

评论(10)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