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萧楚】信息素欺诈事件(1)

*ABO现paro
*楚遗风说,萧疏寒你信息素素质极低,是个O装大佬
*装B犯萧疏寒x跳脱爱玩儿楚遗风,AB配对
*预计五章完结,很简单轻松的“从恋爱到见家长”

萧疏寒念高二那会身体不是很好。

他第一次见到楚遗风的时候正是春季,感冒高发期,家里人只怕他病上加病勒令每天戴口罩。水蓝色的医用口罩遮了萧美人半张脸的美色,就露出一双眸尾泛红的湿漉漉的黑眼睛,别说B了,看着活像个羞涩小O。

楚遗风就是在这时候第一次见到萧疏寒的。

萧疏寒因为身体原因基本上不去做操,窝在教室里写作业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一抬头,就看见有人站在他们班门口,指尖夹着饭卡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这人看起来天生适合当男朋友。

脸上的线条都特别英挺,五官立体,嘴角若有若无弯着一点弧度,在看到人的时候立刻大大方方冲着人笑出来,挑起唇角露出左边一颗玲珑虎牙。颊侧掉了缕碎发出来,后面扎着个小辫子,松松地用根深蓝色的发绳系着。校服外套的袖口卷到手肘,露出一截瘦韧的小臂,腕骨给黑色的护腕套住了,衬得皮肤挺白。手里抛抛接接着一张红色饭卡走到萧疏寒面前来,“哎同学,待会麻烦把这个给你们班苏饮雨。”

萧疏寒谨慎地捏起饭卡的一角放在桌子上,那人冲他眨了眨一边眼睛,小帅哥长得俊俏又鲜嫩,莫名还有些面熟。这么一下就让萧疏寒好像被火烫了一下似地挪开眼睛。对方敲了一下他的桌子,少年的声线混杂着一点变声期的钝哑,听得人耳根一阵阵地发麻,“可记得啊,不然饮雨中午没饭吃又要讹我的。拜拜!”

他走的时候带起一阵风,撩到人的鼻尖上。萧疏寒嗅到淡淡的信息素味儿,是雪。
就像冬天刚下了一场雪,早上打开窗子,外面飘来的,纯粹又干净的寒香。

萧疏寒等到人转身的时候才抬起眼睛目送他走出教室。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贼心虚一般地四下瞟了瞟,再慢慢叹出来。

一丝清澈的雪气。

他心不在焉地捏着那张饭卡,指尖在上面紧张地滑来滑去,饭卡正面———有奇丑无比证件照的那一面给苏饮雨贴了磨砂质的卡贴盖住了,萧疏寒有点儿心痒难耐地用两只手把饭卡夹在手心,惊觉自己好像在笑。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把饭卡放到了桌上。心不在焉地想这个人叫什么。楼梯间已经传来嘈杂的脚步声,萧疏寒等苏饮雨经过自己座位的时候抬了一下手,“有人给你的。”他默了默,情不自禁地重复了一下对方说的话,“说,让我给你,你不要找他蹭饭。”

苏饮雨接过来,“噢,是楚遗风吗?就那个特别骚包的?”萧疏寒愣了愣,小姑娘继续往下说,“那个扎个小辫子看着就欠揍的?”

“我觉得……”萧疏寒下意识想要反驳,又苦于没有立场和怕给人看透的心虚立刻改口,“是他。”

萧疏寒下课的时候,压着铃声摹了一遍楚遗风三个字。写到最后一个风字的时候才想起来年级里这人还挺出名的,是个beta,玩得很开吃得也开,皮是真的皮。后桌的小姑娘还一脸荡漾地和同桌分享过这人的八卦,难怪耳熟眼熟。他心里一瞬闪过这些东西,手飘了飘,最后一个风字写得分外缱绻。他默默地把草稿揉了丢到垃圾桶里,突然给人拍了拍肩,闻道才咬着雪碧吸管,一双深黑色的眼睛严肃地看着他。

“怎么了?”

“你对着垃圾桶笑了半分钟。”闻道才说。

萧疏寒的脸没红,就是耳朵一点点从耳尖烧到了耳垂。

闻道才看着他,满手是冰饮的水珠,窗帘在春风里翻飞,教室里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不绝于耳。萧疏寒有点头晕目眩,突然觉得声音听不太真切,只有心跳嘈杂剧烈地响起来。

闻道才问他,“师兄,你是不是……”

“感冒低烧了?”

萧疏寒沉默了一会,压着嗓子瓮声瓮气道,“可能吧。”

闻道才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感冒了。”

.

“你们班那个,就是给你饭卡的。”楚遗风抱着个篮球咂咂嘴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苏饮雨眯了眯眼睛,“你可放过人家病号吧。”她拍了楚遗风一巴掌,“别去撩人家的闲。他要多正经有多正经,说不定最嫌你这种皮得起飞的。到时候蹭一鼻子灰然后又跟齐哥去哭。丢不丢人?”

“你看我像那种人?”楚遗风啪地立正站好,端着篮球放在心口,“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祖国的花朵,根本就没有你想象的那种龌龊的心理,饮雨啊,我看你这个想法太阴暗了。”

“您还真就是那种人。”苏饮雨冷笑一声,“说人话。”

“……就,他信息素很好闻。好像是什么花的味儿,”楚遗风摸了摸鼻子,转头和路过的学弟挥了挥手打个招呼,继续问道,“可惜身上那个药味特别厚。我没闻太清楚———花香一般是个O吧?”

苏饮雨皱皱眉,“不知道。萧疏寒没说过他是ABO 的。你可悠着点,这朵娇花可不好摘。跆拳道社的闻道才就是他朋友,小心你始乱终弃还没爽够给揍出屎。”

“哪儿能哪儿能。”楚遗风正了正色,“我就觉得有点儿好看。哎,也不对,是特别好看。想要深入了解一下。”他把篮球往筐子里一扔,就着尚好的天光开始扯淡,“我就是一个友善的,有一点点看脸的同学而已。”

“也是,就您这见色起意的德行,”苏饮雨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就是想和人在一个被窝里看夜光手表是吧?情操真高尚啊。”

“胡扯,什么见色起意。庸俗,太庸俗了。”楚遗风往前走了一步,校服外套敞开着鼓满了风,像大片里男主下定决心要去拯救世界时的特写镜头,“明明是一见钟情。”

tbc

评论(9)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