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邱蔡】我看你俩早恋苗头很明显了

*现paro早恋的两个学生仔

三月正是春困高发期,蔡居诚下课了扫了眼教室睡倒的一大片人,把饭卡往兜里一揣打算下楼买雪糕,同桌的宋居亦睡得昏天黑地,此时见他要出去勉强掀开一点眼皮,“诚哥,带瓶雪碧。”

“想得倒美。要去自己去。”蔡居诚走过去的时候把他桌上饭卡拿了,薄薄的塑料片在他指间倒了几圈,“要不要冰?”

“冰的冰的,谢谢大哥。”宋居亦眼睛又闭上了,脸埋在臂弯里,“又去看你小男朋友啊?”

“……看你妈个鬼!宋居亦你别喝了。”蔡居诚把他饭卡啪地甩回去,面无表情出了班门,“谁看他?!”

宋居亦哀嚎,“我操大哥我随便说的你不是你没有蔡大帅哥……!”

蔡居诚早跑了。这节课下课是大课间,他买了雪糕一路走一路吃,包装拆下来后巧克力上先泛了一层白气,他咬了一口,被凉得狠狠一皱眉,含在嘴里轻轻呵气。走到二楼的时候绕到饮水机那儿,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邱居新他们班。他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没看见乖宝宝邱居新在接受表扬,倒是见到人站在班门口———很明显是给赶出来了,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叉在一起,人斜倚在墙上,眼睛半阖,手上拿着一本古诗默写一百天快要滑下去。

“喂……?”蔡居诚又咬了一口雪糕,巧克力脆皮给嚼出一点脆声,“你怎么给赶出来了?”

邱居新这才垂死病中惊坐起一样赶紧立正站好,眨巴眨巴眼睛,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语文阅读没答好。被当反面教材了。”

“你答了什么?”蔡居诚压低声音问,邱居新他们班里面还在讲课,他不好太放肆,声音听着很柔润,“能给赶出来?”

邱居新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视线躲了一下,蜷起指节凑到唇前轻咳了一下,“就……问我读完全文有什么启发。我写了没有。”

“活该。”蔡居诚听着里面讲课的声音停了,“你们老师好像要出来了,我先走了?”

邱居新飞快地抓着他的指尖拢到嘴边亲了一小口,舔舔下唇,“好。”

“……邱居新你大爷。”蔡居诚踢了人小腿一脚,“听见没有,你大爷。”

他脸有点儿红,匆匆忙忙用手背贴了一下,然后忙不迭凶巴巴地瞪了邱居新一眼,邱居新心痒痒的,正要忍不住再过去亲人一口。这时候教室门却开了,教语文的老大爷背着手开始训邱居新的话,一张沟壑纵横的脸配上酸腐的之乎者也———纵使邱居新美色无边,站在这号人物旁也让蔡居诚只想开溜。他走到楼梯那里,回头看了看,就瞥见三月的天光撒在人脸上,朦朦胧胧镀了一层柔光的边。邱居新悄悄对他笑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口型做的是“学长”。

他恍惚了一下,在温暖的春风里呆了呆,就只记得此间少年,眉眼缱绻。

fin

评论(13)
热度(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