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萧楚】南方亚热带多蚊虫地区求生指南

*刚刚显示我有敏感内容???重发一遍
*扯淡沙雕文,现paro

楚遗风之前在华山那一片地方,就山东那块的时候,一直以为天下没有什么东西是能让他感到畏惧的。他堂堂一个北方(自认为的)肌肉猛男,什么老鼠苍蝇熊孩子统统不放在眼里,一个字,就是刚!

直到他来了某南方s开头的市。

以前楚遗风一直觉得,蟑螂有什么可怕的,就那么一粒米大不了多少,拿拖鞋打都怕卡缝里,根本就不屑一顾。现在楚遗风已经不说打蟑螂了,他改成与蟑螂自由搏击。

南方蟑螂,一个能有一鞋帮子高。他觉得自己真的不一定打得过,这他妈快有一尺长,是蟋蟀变种吧?!

楚遗风头一次感到对蟑螂的恐惧是在一个安详静谧的夜晚。萧疏寒正在给他吹头发,电吹风嗡嗡嗡,yys里的酒吞呸呸呸,眼见快要赢了,他就看到一只正统的南方蟑螂。

如果说之前北方蟑螂在楚遗风心中是那种弱鸡小娘炮的话,这种南方的异形生物在他眼里就是蟑螂中的巨石强森。吓得他大叫一声我操,踢了拖鞋就把两条大白腿缩床上了,钻进被子只露出两只惊恐的眼睛。额头还猛地撞了一下萧疏寒手上拿着的风筒,砰地一声闷响,顺带让山兔用掉了三个火放了跳环给对面的山兔跳了舞,楚遗风来不及心痛,惨叫道,“我操了那他妈啥玩意????!!!!”

萧疏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把人从被子里薅出来亲亲给撞红了的一片地方,继续给他吹头发,淡淡道,“蟑螂啊。”

楚遗风崩溃了,“什么叫‘蟑螂啊’,那他妈是异形吧??你不应该说‘啊救命啊蟑螂啊!啊!这么大的蟑螂啊!’吗?”

萧疏寒沉默了一会,以一种容忍智障对象的眼神看着楚遗风,棒读道,“啊救命蟑螂啊,啊,这么大的蟑螂啊。”

楚遗风眼看着那个蟑螂雄赳赳气昂昂踩着方步仿佛踏着运动员进行曲,头上那两根触须宛如吕布头上那两根须须一样,一边走一边颤———而萧疏寒还毫无危机意识地在给他吹头发。楚遗风当机立断,反手抓住风筒就往蟑螂那儿一扔把萧疏寒拽到床上,“寒寒啊你别怕!你风哥保护你!绝对不会让这妖物碰你一根白毛!!!”虽然说话的时候楚遗风有点儿打抖,但是他自觉男子气概还是很足的,他家寒寒这种南方娇弱美男怎么能受这种怪物的侵扰?!

然后他就看着那个玩意飞起来了。

飞起来了。

楚遗风吱儿一声惨叫差点厥过去。萧疏寒从床上晕头转向地坐起来,头一次为自己想要打老婆的想法而感到羞愧。他下床拿了瓶杀虫剂开始滋滋,裹成春卷的楚遗风惊恐万状地听着外面的响动,头一次在心里承认,萧疏寒不止在床上比他牛逼一点点,在杀蟑勇士这方面也比他强一点点,他哆嗦着,直到萧疏寒的手伸进被子里拍拍他的脸,“没事了。别怕啊。”

楚遗风哽咽着说,“我操,它还会飞的???”

萧疏寒叹了一口气,把人圈紧在怀里,“我觉得也没有那么可怕。”

楚遗风的声音在颤抖,“萧疏寒,我觉得它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你可能不能理解我的痛苦,你知道吗?你最怕什么东西,最恶心什么东西?”

萧疏寒想了想,“呃……恶心的没有。最怕的,嗯……”他亲了一口楚遗风的脸,“你哭吧。”

楚遗风说,“好,那你想象一下一百个我窝在地上哭得直不起腰还互相摩擦的样子?”

萧疏寒想了想,“有点可爱。”

楚遗风说,“……变态。那你想想一百个邱居新一百个蔡居诚一百个宋居亦一百个闻道才一百个萧居棠一百个朴道生窝在地上声泪俱下地控诉你是个渣男还互相摩擦的样子?”

萧疏寒想了想,沉默了一会道,“有点恶心。”

楚遗风说,“好,这时候你想想他们抱成一团突然朝你飞过来要给你一个舌吻的样子你就明白我是什么感受了。”

萧疏寒说,“……够了。”

———

楚遗风第二次深刻认识到蟑螂的恐怖是萧疏寒加班很晚回来的那天。

萧疏寒不在=没人催他睡觉=浪=修仙。楚遗风当然美滋滋地熬夜到了凌晨一点,他有点儿饿,下床要去客厅柜子里翻吃的,拍开灯,就看见一只很像小龙虾的东西在地板上和他面面相觑。

楚遗风眯了眯眼睛,心想哪来的小龙虾啊?然后走进了点儿一看,就发现那玩意兹溜一下跑了。跑得飞快,这才浑身冷汗地反应过来那是一只蟑螂!!!

他连滚带爬跑到床上,和那只小龙虾蟑螂深情对视。心中充满了恐惧。睡到床里边怕蟑螂顺着墙和他榻上一叙,睡到床外边怕蟑螂展开它的小翅膀与他进行一次深入交流,闷在被子里,泣不成声地开了吃鸡扎人轮胎。一边杀人一边呜咽。

第二天早上萧疏寒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楚遗风抱着腿坐在阳台上生无可恋。纳闷地问道,“怎么了?”

“卧室里有蟑螂。”

萧疏寒拿了双拖鞋穿上去,看了看表,“现在才六点,你怎么就醒了?”

“我他妈没睡,我裹着被子跑出来的。这里是我唯一可以栖息的净土了。”楚遗风说,“我觉得我晚上睡在床上,指不定第二天早上起来它就在我枕边和我说早上好呀早上好,我还没吃早餐就拿你煲汤吧。”

萧疏寒拿杀虫剂去卧室了,还没走到一半又听见楚遗风在他背后鬼哭狼嚎,“疏寒!!!!这儿!!!这儿啊!!!!”萧疏寒回头一看,就看见楚遗风一个长腿大老爷们以一个极其憋屈的姿势蜷在椅子上,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夺目的对于生的渴望,“这儿啊!!!!”

“这个能让你叫这么大声,”萧疏寒一边滋滋一边抱着双腿盘在他腰上死活不肯下来的楚遗风说道,“我也试试。”

end

评论(30)
热度(400)
  1. Louis·K·Eugene一口常笑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