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武华BG】我听说你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上)

*今天才发现没关注夏泽我靠,生日快乐贴心小狐狸💕 @夏至泽暮
*沙雕文

华山有一个省钱的靓女。

什么叫省钱的靓女呢?就是不花胭脂水粉钱,还不花做头发钱,更不花护肤品钱,还不买什么包包啦一大堆鞋更不贪图武当那油光水滑一身貂,清汤挂面干干净净一身正气的靓女。

靓女叫月穿云,就那种典型华山女侠。能抗能打能指挥,能赚能跑能吹逼。一剑削飞boss脑壳,拿着装备一点就开始下第二轮副本,没t她就是t,没输出她就是输出。身边几个不堪基佬其扰的云梦妹一齐和人进副本四奶一,看得其他几对武当华山的基佬十分感动,然后又卿卿我我地一起泡汤池激情卡位截屏去了。

嗯,是的,武当华山盛产基佬。曾经月穿云还贼担心她师弟师兄弯了一窝会不会晚上凑一起搞什么没羞没臊的事情影响她睡眠质量,后来发现人都去武当了。问起来都可耿直了,一水儿都说去武当蹭闲趣。

月穿云一拍大腿,说哎我靠你们一蹭蹭一周真的好棒棒啊。师兄师弟说是啊是啊我们真的超级棒的,要是不是一边开闪避都快跑地图外面去了实在是太有可信度了。

月穿云已经麻木了。她觉得自己不如早早傍个云梦靓妹的大胸享受一下专属奶的关怀,曾有一次喝醉了站在房顶上大声吼,“我以后要是把到个云梦!让奶谁就奶谁!让放生就放生!说奶那个满血的就不奶那个血皮的!说奶我就奶我!说看不见暗香就不奶暗香!说和尚秃头反光晃眼睛就不奶和尚!说武当跑得远就不奶武当!”

旁边的师弟喝了一口酒,“你和这个距离很近了!就差一个枕头的事儿啊!”

真是令人感动的同门情谊啊。

不过月穿云糙归糙,长得倒很靓丽。当有云梦的妹想要给她化妆的时候,她推辞后问道,“为什么每次我找你们玩,你们都要在屋子里闷着化一个小时的妆啊?”

云梦的妹说,“……难道不用一个小时?”

月穿云超自豪的,“我洗脸贼快der!”

云梦:……
云梦:这样吧,你看我化一遍妆。

月穿云看完全程。期间睡着四次。云梦的妹问道,“你现在知道这一个小时我在干什么了吧,首先要敷面膜,然后擦防晒隔离遮瑕粉底液戴美瞳画眉毛夹睫毛擦干粉然后高光打阴影腮红涂口红就好了!”

月穿云诚恳地说道,“我懂了,这一个小时你是用来重新投胎的!”

半个小时后月穿云的装备坏了。摸着头说花灯的那个角角是不是用铜合金做的。没有上次是纯铜揍得得劲。

上次被打是因为给云梦的小美人们问了一个个问题。

小美人们问的是,假设有人要出一千个元宝睡一次自己,云云你觉得可以吗?

月穿云说,“怎么可以!”

小美人们可感动了,“云云你真好!”

月穿云说,“起码得睡两次!给我也来一千个!”

然后据说那天晚上一半人打一半人奶她。为了打久一点药都嗑了十几瓶呢。

不过月穿云是真的靓女,被打也是靓女。所以当看到不知道那个闲的吃饱了没事干搞的江湖颜值榜的时候,还是抱着一丝小小的期待的。

她第二。

月穿云这下就操你妈了。因为第一是个男人。

还是个武当的男人。叫柳微湛。

月穿云夜奔去武当一边跑一边气得三百六十五度空中转体,是个女人比她好看也就算了,咋是个男人呢?你以为你是暗香少男???

———

柳微湛早上正在吃热干面的时候,房门就给人拍开了。他一手拿着个油撒子,一手挑着一团面,弱弱地看着面前的华山女侠。犹豫了很久,还是把筷子上的那团面塞到了嘴里,嚼完咽下道,“找掌门右转找闻师叔左转找邱居新去找闻师叔然后左转找萧居棠师兄直走找宋居亦师兄你大骂三声他的坏话他就来了找蔡居诚师兄出门金陵点香阁还有我们掌门是付多少香火钱都不能亲的。”

柳微湛回答得极其顺当,好似已经说过无数遍。

是的,他就是说过无数遍。

柳微湛以前也是对自己的色相十分骄傲的。直到新轮值第一天他第三十二次被羞答答的女香客拉到角落以为自己要被表白正要开口拒绝对方时被人问了萧疏寒到底捐多少钱能亲的时候终于失去了信心。后来甚至麻木地整理出一个小本子“香客奇葩问题一百答”。早上起来头也不花半个小时梳了,衣服也不按照梁妈妈的潮流时尚指南搭了,连裤衩子背心拖鞋都敢穿出来纳凉了。

所以就导致了他看到面前是个华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师兄或者师弟把人给睡了还不负责结果人找上门来了。

后来一想,他师兄师弟都是给。面前这个妹虽然靓得不行,但是他师兄师弟都弯成浏阳河了,平时给归给,估计也干不出骗婚的事儿。他宽慰地想,应该又是来问萧掌门能不能睡的。邱居新给不给亲的。萧居棠给不给抱回家的。宋居亦给不给摸胸的。闻师叔给不给撞的。郑居和给不给么么哒的。蔡居诚给不给嫖的。

月穿云:……
月穿云:卧槽他平时见的都是什么人啊

但是逼都一装装了这么远了,不和人杠杠真是心有不甘,还是要遵守一下装逼基本法的。于是礼貌性地开口挑衅,“天下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呵。”

柳微湛面已经吃一半了,开始嚼榨菜了,一边嚼一边看月穿云,吧唧吧唧嘴道,“天下第二美人长得可真好看呀。”

月穿云没有一丝成功的喜悦。反而觉得自己在欺负一个丧逼老咸鱼,有种折磨老弱病残的负疚感。她心想,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柳微湛啃了一口油撒子,慢悠悠道,“可惜就是没对象。”

“你如何知道?!?!?!”

“你看看你,身上没有吻痕有这么一双浓重黑眼圈的,肯定是熬夜了,熬夜么,你有x生活,熬什么夜啊?”

“快雪时晴!”

tbc

评论(14)
热度(354)

2018-03-27

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