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邱蔡】家用型冰山(上)

*年轻人腻腻歪歪的恋爱
*年下,想看老蔡悄摸摸宠一下邱哥
*现paro 设定

蔡居诚捡到邱居新是在深冬。

那时候他念大四,寒假对他来说有点长,他福利院长大的,没什么圆可以团,所以春节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可过,唯一的一点不同可能是特别难买东西。他只好天天吃M记和KFC这种洋快餐,偶尔去离家比较远的真功夫缓解审美疲劳。除了这些只有味道平板的速冻食物能充饥,蔡居诚也懒得挑剔了,去楼下那家M记打包抓着个纸袋就往回家路上走,顺便把围巾往上提了提盖住半张脸,只有伸出衣袖一点点的指尖夹着袋子,被风吹得发疼。

快到家时看见小区门口坐着个小孩,实在是很小,脸上瘦得差不多只有一双眼睛,本来营养不良的一张脸应该是面黄肌瘦丑得让人发指的,但那小孩实在是很清秀的样貌,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冻成那样,脸上也没裂个口子,苍白的一张小脸抬了抬,又瑟缩在衣服领子里发颤。身边这时候已经有人指指点点起来,都在看热闹,也有两三个心疼的给送了几件衣服两口热饭。蔡居诚养自己都嫌麻烦,何况养个小屁孩,他连饭都没资格给——垃圾食品不利于祖国花朵成长,只好避而不见地要刷门禁卡。那小孩乖得过分,见他要过去竟然主动挪开了点儿,蔡居诚有点意外,低头看了看,恰好撞在对方黑沉水润的瞳仁里。

里面看不出情绪,好像只有一片深之又深的雾。

他想起来自己也是冬天被萧疏寒捡回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缘分。蔡居诚漫不经心地拆了个汉堡掰给对方一块,“跟不跟我回去?”他开玩笑地说道,整个手掌从袖筒里伸出来,在冰冷的空气里冻得发麻,“可惜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小心点。”

他这个举动也许在旁人眼里称不上凶,倒是莫名其妙还幼稚得很,可对这种小崽子来说可就不一样,儿童总是对恶意太敏感。但那小崽子一点不怕他,就那么握着蔡居诚的手吃掉一个汉堡,嗯了一声。

蔡居诚心想,死小子还挺冷的啊。

一语成谶。

———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蔡居诚打了个电话回家,口气漫不经心,“我想吃烧烤,不要吃饭。”

“不行。”电话里的声音冷得像冰垛子,隐约还传来流水的声音,“上火。你有胃病。”

“我说行就行。”蔡居诚试图让自己威严十足,“我是你爸。”

那边的水流声停了,转而变成在切什么蔬菜的声音,声音节奏均匀,听上去绝对是手法熟练,“哥。”

“叫爸!”蔡居诚挂了电话,心想这小崽子真是越来越窜,小时候让人叫爹就叫爹叫哥就叫哥,全凭当天他想成熟点儿还是年轻点儿,现在死咬着只叫哥,怕是要反了天。他嘬了个牙花哼了一声,“回去我要看到牛肉……”

对面电话已经挂了。

蔡居诚心想小崽子真他妈是要翻天。他心情恶劣,去地下室开车时点了根黑冰猛吸一口,在肺里过了,吐出淡淡的白烟然后按灭。到家很快,他们公司在一处刚开了三个月的写字楼,旁边有建成没多久的商城,大概还要个半年才能热起来。暂时交通顺畅,到家的时候他把鞋子一踢穿上双印着猫猫的毛拖鞋,顺手抓了桌上那杯刚泡好的普洱窝进沙发里———这东西大概是是邱居新刚刚泡的,茶水滚热。应当是要留给他吃完饭晾温了后解腻。

邱居新这时十四岁,卡在青年和少年的节点上,已经开始变声,讲话的时候偶尔会有沙哑的嘶嘶声,要不是身上系着围裙———粉底还印Kitty猫蔡居诚亲手挑选逼良为娼款,整个人的印象大概是少女们热爱的那一挂冰山少年总裁。

“没有牛肉串。今天吃牛肉炒芹菜。”邱居新从厨房里出来,端着盘子,“饭前不要喝水。”

蔡居诚在沙发上挺尸,“不。牛肉串。”

“没得谈。”邱居新走过去时蔡居诚眼疾手快捏住他的围裙系带给拽开一条,剩下脖子上还有一个,邱居新自己解开了,面无表情把那条少女气满溢的围裙叠好放到厨房里去。他回头看了对上蔡居诚愤怒又谴责的眼神,“……夜宵你可以点。不多就可以。”

蔡居诚满意了,夹了一筷子牛肉塞嘴里嚼了嚼,“对了,周末我要去相亲。”他说,“要不要我先把你介绍给人认识一下?”

tbc

评论(9)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