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邱蔡】我看你是欠吻

*和 @吃过鸡骨吗⛄ 的交易
*校园paro,邱蔡在一起设定
*腻歪小情侣

下午第一节课本来是英语,结果临时改了自习。教室里闹哄哄一片正在吵看什么电影,蔡居诚瞟了一眼觉得没意思,又给吵得烦,伸手到书包夹层里摸了个塑料盒出来,很熟练地撬开拿出两个海蓝色的耳塞放在手里拢了拢要戴上。

邱居新坐在他旁边打瞌睡,昨晚宿舍吃鸡,邱居新给抓了壮丁嗨到三点,宋居亦上午都是昏睡过去的,邱居新坚持到下午已经实属不易,终于逮着时间补觉睡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睫毛乖乖垂下来,一只手下压着团成一坨咸菜的黑白外套,嘴有点嘟。蔡居诚心里感慨,睡觉嘟嘴,不是缺钙就缺爱。他手贱地轻轻拂了一下对方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长长密密,被摸一下像个小动物抖了抖。乖宝宝邱居新哼唧了一声,动了动没醒。

蔡居诚这下来劲了,指腹蹭过睫毛有点痒,他摸来摸去哼了一声,邱居新终于给摸醒了,先往后缩了缩才睁眼,声音黏糊糊,“嗯?”

蔡居诚没一点扰人清梦的自觉,仗着邱居新没睡醒,脑子里迷迷糊糊不放冷气———整个一柔弱美男弱柳扶风的,“摸会,睫毛我比比。”

邱居新嗯了一声,他刚醒来打了个小呵欠,眼尾有点湿润,“等会,饿了。”

“下午第一节就饿?”蔡居诚瞥了眼对方书桌,邱居新有点强迫症和整理癖,座位上干净的不像有人坐似的,这类座位千好万好唯独一点不好,老有下课闲聊的人喜欢捡他这儿来坐,上面还有杨万里和人下井字棋留下的铅笔印,一抬眼就看见邱居新那边压得有点发红的脸上几个圈叉符号,对方正在一脸冷淡地捏着个沙琪玛啃,喜剧效果倒是很好,“脸上有字。”

邱居新用力蹭了蹭,铅字淡了很多,他扭开瓶盖喝了口水咽下去饼渣说,“中午困,直接回寝室睡觉的。”他讲着讲着又打个呵欠,眼底漫上雾气,目光显得很柔和,“你还摸吗?不摸睡了。”

蔡居诚点了点头,拽张草稿纸继续和双曲线死磕,笔尖咬着稿纸沙沙作响,喧闹声模糊起来,题解了一半嗡嗡声突然停了,萧疏寒正捏着教案推开门,脸上照旧没什么表情。蔡居诚赶紧踢了一脚邱居新,邱居新没醒,伏在桌上不省人事。萧疏寒此时才注意到,投去淡淡的一眼,“邱居新。上课了。”

邱居新这才大梦初醒一样抬起头,随便从书包里拿了本教材捧在手上。动作磕磕绊绊,一看就是新手。萧疏寒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跟郑居和讲了点什么就出去了。吵闹声又回来,像锅里给泼了一瓢冷水,静下来没几秒就给咕噜噜的泡泡搅沸了。邱居新真是困得不行,人一走就继续趴桌,还是睫毛垂嘟着嘴。

蔡居诚点了点自己嘴唇,又轻轻地触了一下邱居新的。心想,睡觉嘟嘴唇,就是欠吻了。

fin

评论(13)
热度(461)

2018-03-07

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