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邱蔡】知乎体:身边的正经人喝醉了是什么体验?

*现paro

匿名用户:
……匿名答一发。答主和对象都是男人,觉得无法接受建议不看。评论已关,想骂这个傻逼门都没有。只有我能骂ok?
以上接受者继续。

我对象,正经人,三脚踢不出一个屁,天然制冷器,走哪里哪里安静这样的前提,而且特别自律的那种人。暂称Q吧。

他喝醉那天我还以为他出事了,电话又不接天都黑了还不回家。我有点急了,这时候接到他同事电话才知道他给人灌酒醉了。

他同事暂称s吧,以前是校友,人挺好的长得也好看,就是有点缺心眼,当时接我对象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跟我说Q出了点事情的时候我脑子里轰的一声,然后疯了一样问怎么了。s给我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说没啥就是Q喝醉了。

我当时给那么一吓弄出一身冷汗,这时候听到这话心里一下窜火,嗤了一声说就这样微信定位给我。立刻就挂了电话,开车过去。

到了那里我就看到s跟看救命恩人一样看着我,他们应该是公司组织出来喝酒的,我还看到了前上司,我前上司是个很冷淡的人,他当时也喝醉了,我就看到他拉着他一个姓郑的下属和Q在唱黄河在咆哮。

说实话我总算知道s的声音为什么在抖了。

我那个时候心情真是精彩纷呈,问s他们喝了多少。

s抖抖索索地比了个一。
我问一箱?
s摇头。
我问一斤?
s摇头。
我问一两?
s摇头,每个人就抿了一口。

我当时是真的怀疑,他们不是喝的茅台,是喝的现形水。什么人皮下的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我站在那里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上司在期间已经开始带他们两个唱山丹丹花开那个红艳艳了。一个高声部一个低声部,听的人神魂颠倒催人尿下。不是一般的难听。我实在受不了走过去,s跟在我旁边去拉Q,Q当时跟吃了炮仗一样一巴掌把人打开,凶巴巴地说,你走不要你碰我。

s都懵逼了,Q平时冷是冷了点,凶肯定是不凶的,他在那里坐着好像在组织语言,嘟嘟囔囔地说要我男朋友来接我。

s翻了个白眼示意我上,我过去拉了Q一下,Q眯着眼睛打量半天,又看看表,突然把一边看戏的s拉过来,神秘兮兮地用并不那么小声的声音说,他是不是cjc?(←我名字)

s点头。很不明白这是什么操作。扭过头看我。Q突然就很不高兴了,说你不要看他引起他的注意。

s一头雾水地问为什么。

Q超认真地把手机拿出来念已经九点半多了,他知道我这么晚回家会好———(此时伸手比划了一下)生气的。所以我要偷偷避开他,偷偷回家,不要他担心我。然后一把推开s超嫌弃地说,不要他看到我和你们鬼混。

s已经没话讲没有脾气了,他被我前上司抓走深情对唱k歌之王了。一边的郑在那里用筷子指挥,表情十分投入。简直群魔乱舞。

我就看Q匍匐着出来门。蹑手蹑脚地往电梯走,一边走一边偷偷回头看我。

好,很好,不加戏怎么红。

我一路忍着笑跟在他后面。一边笑一边录视频。走到我们小区门口,我看见他偷偷翻进绿化带往我们家那边走,我实在憋不住了,就喊了他一声。

Q当时浑身一僵,慢慢回头看我,领带歪了,袖子挽得一边高一边低,脸颊微红眼睛里水汪汪的,平时一张冷脸就一副担惊受怕的表情,像个小孩偷吃东西被抓了一样,还在那里捏衣角。

我挑了挑眉一扬下巴问他在干什么。Q站着,脸上露出一种“我到底要怎样才能蒙混过关”的竭力思索的表情,然后讷讷地说,给你摘花呢。

我看着一地草皮和刚种下没多久的两颗树哼了一声。

……我千错万错不该哼那一声。

然后Q把其中一颗树拔起来了。扛在肩上,笑得山花烂漫的。另一只手握着我的手,就这么把我牵回了家。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回去和s唱好运来那个好运来也不要被出来倒垃圾的邻居赞叹你对象力拔山兮气盖世。

回去了还没完,他把树一扔,邀功一样说我给你带了东西,然后从怀里掏出四把车钥匙。一把他的,一把我上司的,一把s的,一把郑的。

我:……

他笑眯眯地说,都是给他保管的,他没有丢,但是好像也不记得是谁的了,干脆都给我好了。

……你过来我现在就给你个大嘴巴子。

我强忍住打他的冲动,要拿钥匙还给别人,他这时候来劲了,要我亲他才给,一个一把。然后想了想,一个四把,因为我很贵很好,不能那么便宜。

我当时还是很感动的,要是他不抓着我亲了个五分钟我可能真的要信他的鬼话了。

最后我要出门了,他坐在沙发上说等我回来。我送完钥匙回来大概已经快十二点了,原本以为他睡了,结果没有,他坐在客厅里拔叶子玩,拔一片说cjc爱我,拔第二片说cjc不爱我,拔了一地了。

看我回来他立刻站起来捏我的手,指着树说,你快跟他说你爱我。然后看着我傻呵呵地笑。

喝醉了还这么腻歪,无不无聊。哼。

我就说一遍,你听好了,我爱你。

烦死了小王八蛋。

end

评论(62)
热度(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