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邱蔡】儿童走失领回指南(4)

*抱歉!这几天玩嗨了来一发超级晚的更新!
*大蔡出场啦———

点香阁向来是三教九流混杂之地。所以当蔡居诚听到门外响动时,根本懒得在意。他懒懒地开口,“要嫖就滚进来。”

没有人应。

蔡居诚皱眉凉凉地斜睨过去,他中了软筋散,内力尽失,隔着一层门什么也探不出,这个认识让他的郁气又烧起来,瞪着一双只剩了气势的凌厉眼睛吼道,“磨磨唧唧的,我看你还是滚合适!”

似乎是门被他骂得心虚了,慢慢地敞开来。后面竟然什么也没有。

蔡居诚转过头去,恰好别过头,错过了桌上红烛灯芯那么轻轻的一颤。一缕细细的仿如烛烟的黑雾慢慢散开来,拢在他的耳后。外面沸腾的声音仿如突然给抽空了,是一片深沉的寂静。他朦朦胧胧地听见萧疏寒的声音。

——我带你回去。

这声音温柔得近乎要让人落泪了。半是哀求,半是无奈,是蔡居诚一遍遍在梦中咀嚼千万次还要渴求的腔调,那个声音轻轻叹道,又说,是师父对不起你,你且出来罢。

——我是来接你的。

蔡居诚先前听到萧疏寒的声音是万分的骇然与不可置信,但听到那一句浅得不能再浅的叹息之时,他警醒的理智宛如烈酒入泉,稀薄得不能更稀薄。蔡居诚恍惚地想到,那是他的师父。如何会害自己呢?

他抬腿步入了外面的夜色里。屋中的幔帐似有所感一般,涟漪一样地缓缓漾了起来。床下伸出一只桐木的、黄亮的手,这手不大,应当是仿的年纪差不多十岁的孩童。它似乎很高兴,惬意又轻松地探出木头的头颅,五官精巧,连眼皮都给雕了上去。

这是尊太逼真的木偶了,它眼睛一睁,竟然露出一双与活人无异的,黑幽幽的眼睛来。

———

邱居新在细细查看了一番那小姐的病情后,没敢带着小蔡师兄去触这妖物的霉头,匆匆把人放在了武当。他掐了一片鲜红的海棠花瓣,捏在手心卜算位置,有一线细细的妖气蜿蜒着引他走,只是越走,他心里就越发紧绷。

那地方指的是金陵。

只是刚步入金陵,那片薄薄软软的海棠花瓣突然就在他掌心里烧成了灰,邱居新惘然地分辨一阵,那一丝妖气早就散在城中的烟火人声里,他心底翻腾起一丝如释重负的解脱感,甚至想转头就走,回武当找他的小师兄,推脱自己才干不够便罢了。

他漫无目的地这么想着,竟然古怪地泛起了倦意,走到了一处集市上来。里面黑影憧憧,他正要往深处走,便闻到一阵柔而淡的清香。

邱居新转过头去,手中的花灰散落,凝成一小片黑烟,盘上他耳侧。灯火迷离之间,有人挨挨挤挤地从他身边走过,蔡居诚和他隔得不远,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绕到脑后,在盘一头黑凉的长发,嘴里咬着一条艳丽如血的红綢,好像是他今生姻缘。

那人慢条斯理束好发,一双剪水眼在他身上清粼粼地打转。邱居新的倦意更沉,他痴痴地想,那应当是我的师兄。

——我在等你。对方的薄唇一开一合,含着笑意,宛如一潭湖水泛起涟漪,———师弟,你还不来,我就自己走了。

他刚要奔过去抓那人的衣角,就给一声亮而脆的童稚声音吼在耳边,“师弟!别接那枝花!”

邱居新刚刚捉住的衣角,流水一样滑出他指间。那满地灯火散落到实处,吆喝声真切起来,倦意一扫而空,蔡居诚眨着一双泛红的眼睛看着他,邱居新怔怔地抬头,他指尖触到了一支海棠的花枝。戴着半张狐狸面具的少年正冲他递过来,见他不动,那人眼皮懒懒地抬了抬,露出整个的眼珠。

那不该是人的眼睛,里面没有瞳孔,泛着木纹。

那应当是一对人偶的眼睛。

邱居新剑匣中有激越的剑鸣,几道墨色剑气翻涌,正要奔杀过去,他却觉得耳后剧痛,神思散乱一瞬,只看见少年手上夹起一根细长的烟枪,饮了一口黑烟。叹了一口花雾,整个人宛如白布后一张淡淡的剪影,咻地隐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邱居新头痛欲裂,眼底泛起血丝,“你不是在武当么?”

蔡居诚沉默了一会,“我的确在武当,我记得朦朦胧胧有掌门在跟我说话,让我出去,我便出去了。可是他说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说那些话,”

“他说要带我回去之类。可是我分明就在武当,谈什么回去?我这么问,却还是不由自主一样往外面走,走到一个集市上,萧掌门在那里等我,要来牵我的手,我当然让他牵了。”蔡居诚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可是,我看见另一个我,从我的身上被他牵走了。我,还留在原地。”

“我转头再看时,就看见玲珑坊敞着大门。然后就看到了你要去接那个妖怪的花。师弟,你到底瞒了我什么?”蔡居诚脸上浮现出他成年后最得心应手的冷笑,眼眶泛红,声音打着抖,“我以后当真成了坏人,你和萧掌门都不要我,把我卖作了妓子么?”

邱居新闭着眼睛,单膝跪在对方身前,把人搂在了怀里,蔡居诚和他僵持了一会,然后默默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抽泣不止。

“你凭什么不要我啊?我对你这么好,你凭什么要把我卖掉啊?”

邱居新苍白无力地辩解道,“我不是……我没有……”

tbc

评论(13)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