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邱蔡】吃鸡爱情故事(上)

放松心情的校园paro,一个天降战宋居亦的故事,恶俗流水账,下章邱居新出场,三发完结

大学开学第一天宋居亦就迷了路,吭哧吭哧搬着个骚红行李箱在高铁站里费劲地开百度地图定位,他站在电梯边上划拉手机,冷不丁一抬头看见张熟悉的臭脸,深情款款地握着对方的手道,“我淦,蔡居诚,你他妈是不是暗恋我?!哪儿都有你!”

“......我还想问为什么哪儿都有你,”蔡居诚翻了个白眼牙酸一样扭着头说,“你要表白就表白吧,死变态跟踪狂宋居亦。我声明,我是迷路走到这儿的。”

宋居亦和蔡居诚的孽缘由来已久,他两家是世交,蔡妈妈和宋妈妈看楼盘的时候就约了买对门,当初怀孕也是一起怀,生之前约定,一男一女就结亲算了,两男人就结兄弟,两女孩就结闺蜜。蔡居诚当时九岁,懵懵懂懂手上抓着三炷香就和同样一头雾水的宋居亦在一个烧猪头前结了义,特别是蔡居诚昨天还输给宋居亦三个玻璃弹子———在听说以后不能打这人的时候差点气哭,宋居亦更是惊慌,他对在那里拜来拜去的仪式就只有还珠格格里面成亲的场景,抱着宋妈妈的腿嗷嗷大哭,差点以为自己和同桌小红过家家时扮爸爸妈妈的权利被剥夺,嚎得震天响。

两人打小就念一个小学初中,而且都是一个班,更要命的是回回抓阄选同桌必然会抽到一起,可以说是十分刺激了。好不容易中考后分高中,又分到一个学校一个班又是同桌,宋居亦当天就站在桌子上哭嚎———蔡居诚你他妈别是暗恋我吧?!

蔡居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我不支持人兽杂交。

两人本来有这么多的接触机会,这么长时间的陪伴以及大人的怂恿,不搞gay也要琴瑟和鸣一下竹马竹马一下,可惜宋妈妈和蔡妈妈每次在两人成绩下来之后就要比一比,分数低的通常给骂得狗血淋头,导致宋居亦/蔡居诚日常就是想“我靠就是隔壁的狗逼害得我这么惨的”。而且宋居亦被逼着练钢琴,那第二天蔡居诚就要给押着学笛子。蔡居诚晚上多写了一张数学卷子,那宋居亦晚上绝壁要多加六页物理竞赛题。实在是恶性循环。

综上所述,宋居亦其实还挺感谢蔡居诚的不杀之恩的。

他俩磕磕碰碰地蹭到校门口,蔡居诚看着布告榜上眉头皱了皱,踢了宋居亦小腿一脚,“去看看。”

宋居亦捏捏眉心,“你去不行?”

蔡居诚义正严辞,“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已经不相信奇迹了,押我大学四年桃花运,咱绝壁一个宿舍。”

宋居亦立刻指天指地发毒誓就往里面挤了,“我用蔡居诚四年桃花和处男的贞操祈求上苍能把我们分开!”

过一会宋居亦回来了,“......你先别生气啊,这个,刚刚发誓就是个彩头……别当真哈......”他举起手机点开刚拍的照片,上面是两人的寝室号———上面写着,蔡居诚:419     宋居亦:213

多年以后宋居亦回想起来,这真是一个插满了flag的日子。

评论(21)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