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邱蔡】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下)

*丧病沙雕文,慎入

今早蔡居诚就觉得非常不对劲。先是梁妈妈跟他说不用去陪酒了,再是翟天志跟他说有贵客。

其实说真的,蔡居诚自从来点香阁,都没有几次正经陪酒过。少侠来基本上是来观光的,然后顺便给他带点朴道长的小礼物和信。女侠来基本上就问他和邱居新进展到哪一步了,等到见他脸色沉下才嘤嘤嘤嘤地捂着胸口离开,嘴里嘀嘀咕咕道cp离婚,搞得他毛骨悚然。什么是cp?又和邱居新有什么关系?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日一个少侠照例给他留了点礼物后,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为何......你们都叫我陪酒,却从未行陪酒之实?”

那位少侠跟见鬼一样连连后退,“我还想多活两年,不想被武当揭红榜。”说罢转身便跑,第二日江湖流传小道消息,邱蔡x生活不和蔡居诚饥渴难耐。下山采买的宋居亦听到这番言论面色五彩斑斓,心想你妈的邱居新之前半夜x梦都能从子夜做到黎明,x生活不和是实锤,但是饥渴难耐的很明显不是蔡居诚。

不要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当时夜里轮值。

真是太可怕了。

———

武当山上一片愁云惨淡。

楚留香保持着亲切的你不讲清楚还老子不是拆邱蔡cp的恶毒小三的钢铁直男的一个清白就别怪我杀你全家的气场在会客室里呷了一口茶,一边的南无生保持脑子有病难道就不是病了你过来我现在给你开瓢来一勺滚油做烫脑花的气场淡淡一抚伞柄,天谰大师微笑着——宋居亦发誓那不是一个简单的微笑,那是一个“你过来我现在超度你”的微笑,坐在会客室中。萧疏寒在主坐上,看着底下的宋居亦和黄乐道,“来龙去脉,说吧。”

宋居亦心想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正要给黄乐使眼色,一边的人已经哗哗哗全讲开了。
宋居亦仅仅迟疑了半秒就开始补充细节。

他两讲完,一边的楚留香表情已经是“我靠简直是直男癌级别的把妹”,天谰大师的表情变成了“南无生你上吧烫他两猪脑花吧”,而南无生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友善得想让人热泪盈眶了,只是“我好犹豫啊是烫你俩的脑花好还是烫邱居新的啊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傻逼啊”。

宋居亦心里默默地想也不一定啦比方说这个楚留香,他恋爱也能让少侠完成任务,让少侠帮他打怪,让少侠救人收集线索,最后自己把妹带走。高端操作。

最终还是掌门的一句话让两人回了神,“既然诸事引你们而起,便由你们了结。”

宋居亦和黄乐的表情扭曲了。

———

宋居亦掏空了自己的小金库。
黄乐把自己装备上的宝石都抠下来了。

两个人哭丧着脸往点香阁跑,一群人咂舌窃窃私语,“邱居新果然不行了吗竟然还叫自己师弟上。”

宋居亦麻木地听着。黄乐的表情惨不忍睹。

“师兄啊,”黄乐凝重哀戚地说道,“我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不对。”

宋居亦揪起自己的衣领盖住脸,“是啊,以前我和嗯嗯还有蔡师兄一起出去的时候,根本不敢说我喜欢的是女人啊。”他双眼无神,里面好像在循环播放remax版电音大悲咒蹦迪劲爆潮州DJ舞曲,“你看,我把脸遮一下,像不像水土不服导致易容失败从而捂住自己脸的暗香男弟子啊?”

“我看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黄乐诚恳道。

——

蔡居诚在看到宋居亦和黄乐的时候是拒绝的。他青筋暴起厉声喝道,“滚!”

宋居亦哭丧着脸,“师兄,求求你了,嗯嗯师兄再不和你在一起,武当就要被屠山了。”

蔡居诚冷笑道,“正合我意。”

黄乐惨叫道,“求你了师兄,就算你不在乎屠山,你也要在乎一下我们的双飞话本啊!今天我们进点香阁一间房,所有人都看到了啊!!!!我还不想要看强取豪夺之给我师兄一抹绿色!!!!”

蔡居诚的世界观在之后宋居亦的补充之下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原来那些话本讲的是他和邱居新的......的!

假设他今天不把邱居新搞定那么就会出现他和宋居亦还有黄乐的!

蔡居诚做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他无力道,“你们叫他来吧。”

黄乐和宋居亦撒丫子就跑。全然不顾身后众人的“天呐武当的这两个人这么快吗?!”

黄乐自我安慰般想到,他们只是在夸武当轻功很好,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绝对没有。

——

宋居亦和黄乐把邱居新推进了点香阁,然后暗搓搓地蹲在门外听墙角。

“男人,不必多言。”
“......”

宋居亦心想蔡师兄你居然还没有打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呵,我懂了,你嘴上说着不要,实际上.....”

黄乐听到几声喘息和叫骂和挣扎声。
宋居亦拉着他就跑,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嘶吼,福生无量天尊!!!啊!!!

——

几天后,邱居新拿着一本宋+乐+邱x蔡居诚的话本,陷入了沉思。

end

评论(89)
热度(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