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邱蔡】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上)

*丧病沙雕文,慎入

武当是一个江湖人尽皆知的,给里给气的门派。里面有二位师兄更是gay出风姿与榜样,甚至连钢铁直男师弟都鬼迷心窍gay气入脑写了他们的小黄文。

虽然小黄文里某邱姓师兄与某蔡姓师兄已经大战三百回合双宿双飞恩恩爱爱孩子都捡了一窝,但实际上邱居新连蔡居诚小手都没摸到。

宋居亦恨铁不成钢,“师兄!你再这么闷着不说就等着蔡居诚被金主包养然后你就要在婚礼上出一千个元宝的份子钱咬牙切齿地祝他幸福了!”

一边的黄乐附和,“然后你就成了那些江湖话本里的冷酷名门正派霸道掌门男二,到后面还要走苦情路线,最后看着师兄和风流邪魅王爷攻甜蜜度日!”

“这些词,哪里学的?”邱居新想象了一下邪魅风流假想敌,不由得往上靠方思明那张脸,顿时一阵恶寒,雷得不轻,他瞥一眼正在角落讪笑着拼命朝两位师兄递眼色的萧居棠,“嗯?”

两位师兄沉默了。邱居新往萧居棠怀里一掏,正是两本未完的话本小说,一本封面上写着霸道掌门的天价小逃妻,一本写着邪魅王爷轻点爱。

常言道,邱居新一般用“嗯。”表示赞同,用“嗯?”表示否认,要是讲很多话则表示“我他妈要打飞你的狗头并把自己的小脚丫塞进你的狗嘴”。

那此时的邱居新等量换算一下可以讲哭二十几个潘长江。

“师兄,我们看这些......是为了你和蔡居诚的幸福。”宋居亦昧着良心开口。

“是的……这些很有借鉴意义……”黄乐在强烈的求生欲下干巴巴地翻了一页念道,“我的心,我的肝,我的脾肾肺,都深深地爱着你啊!”

宋居亦憋笑憋得变形,“是啊,这难道不是,很真心的情话吗?”

邱居新若有所思,缓缓点头道,“那,我试试。”

——

杨万里今日约了邱居新比武,打得痛快,输得也痛快,他从地上爬起来规规矩矩道,“师兄厉害。”

往常邱居新大概也就淡淡嗯一声就走了,今天好像格外不一样。对方挑着他的下巴,面无表情棒读道,“小笨蛋,你要加油哦。”

杨万里虎躯一震。双手颤抖。最终没忍住,剑匣长鸣,厉声喝道,“呔!妖孽———!化为我师兄模样!意欲何为?!”

邱居新郁闷。把杨万里暴打一顿继续郁闷去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去玉虚宫时仔细反省了一下,也许是自己练习得太少,这和习武是一个道理,一回生二回熟嘛。正走在路上,他就被一个女香客点了点肩头,娇娇嗲嗲的声音传来,“小道长~给奴家算一算姻缘如何呀~~~”

邱居新按捺住自己打人的冲动,回头邪魅一笑,“呵。女人。”他一脸天下第一老子最屌的神情似乎生怕没人打他似的,莫名其妙突然变成了一个少林,非常嘲讽,非常引怪,非常拉仇恨,“你这种妖艳贱货我见的多了。”

萧疏寒在远处看着,握着拂尘的手微微颤抖。旁边的黄乐和过来上报门派诸事的宋居亦表情扭曲。

——

“我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宋居亦捂着脸痛苦道,“真的,今天我骑马不小心撞了一下嗯嗯,结果他对我说'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黄乐跟买了两百多海棠要送给方思明结果手一滑送给了梁妈妈刷到最高好感度然后梁妈妈现在已经开始给他送信一样绝望,“你算什么,我今天下山采买忘了带他的东西,他对我说'乐乐,你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他面无表情道,“还被掌门听见了。”

萧居棠抱着拂尘进门,面色严肃,“你们快下山看看,楚留香来了。”

宋居亦陡然变色,眉尖一抖掠出门去,驾鹤片刻便到了山门,只见楚留香合了扇子,一下下点在掌心,见他来了才道,“道长,你们武当的那位邱道长......”他斟酌片刻才答,“可是染了什么怪疾?”

宋居亦不知如何控制表情。他没有办法想象楚留香正在花楼喝酒便撞到来看蔡居诚的邱师兄,然后被当众尬撩雷得外焦里嫩。他痛苦地想到,求求你了,我希望苏蓉蓉和张洁洁不要在场,掌门再能打撕逼大战也太鬼畜了,传出去指不定就出了萧楚的拉郎。真是太可怕了。

南无生从楚留香身后的马车探出头,一把伞快要给捏爆,“在下可医天下疾,不妨叫你师兄出来。”

宋居亦的想象力已经崩坏了。他暗暗祈祷,希望邱师兄没有惹暗香的人,他们一群白衣脆皮鸡不能被近身的。会死的,真的会出人命的。

此时远远走来一个和尚,好像是天谰大师。

宋居亦麻木地想,武当今天掌门有坐镇吗?真的不会被屠山吗?

tbc

评论(83)
热度(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