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笑之 —

【邱蔡】儿童走失领回指南(三)

*迟到了orz!!!
*下一章要开启打怪副本啦!!!大蔡出场指日可待!!!

*重修了一遍

邱居新往弟子居去时已是深夜,萧疏寒未多对他作刁难,只是叹了一声。正因此,他心中才愈发惴惴。

武当山中小径众多,他通常拣最幽僻的一条,正是夏末时分,萤火点点,随意一踏便是一簇光。原先他少年时喜欢捉一小袋放在床头,能亮一整夜,晨起时便抖出来放了。他正想着,就听见院墙处细细碎碎的响动,心中微紧。剑匣即刻嗡鸣起来,却见蔡居诚在墙头探出一个脑袋,一手抓着个白纱袋,里面亮晶晶的,是满满一包萤火虫。

蔡居诚似乎也没想到被抓包抓得如此之快,撑在墙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颇尴尬地眨了眨眼,一手晃了晃那个小袋子,“我……我给你抓的。”

邱居新很恍惚地想到,好像很多年前,蔡居诚也这样同他讲过话。一样的话,一样的年纪。

那时候他入门不久,宋居亦之类都怵他冷淡过分的性子,不太敢叫他一起顽皮。蔡居诚本来也不缺玩伴,也时常将他忘在脑后,有一日他值夜,恰好抓到蔡居诚领着一帮同门抓萤火虫回来。

蔡居诚当时也是一样的神情,对他晃晃袋子,“我……我是给你抓的。”他在围墙上摸了摸鼻尖,“喂——以后我带你抓萤火虫,你不要告诉掌门好不好?”

他手里提着一盏避风灯,很亮很亮。可是他真的很想要墙头上的那个少年的,那袋闪闪的虫灯,挂在手上。

他当时抬起头,乖乖地、很期待地说,好。

墙头的蔡居诚正不安地看着他走神,以为他正生气,讷讷地小声说,“天气有点凉……山深处才有够亮的萤火虫。”他瞥了一眼邱居新,“我下次不会了。”

“下次……带我。”邱居新张开双臂,要接住他,“……下下次也好,下下下次也好。以后无论多少次,只要叫我。就可以。”

“我陪你。”


蔡居诚扑到了他的怀里,小指勾住袋子放到邱居新手里,“送给你啦!”他活泼了一会,又低落下去,“师弟。”他唤了一声,眼睛怔怔地盯着邱居新。

“嗯?”

“我跟你讲一个秘密,我很喜欢小猫,所以给自己靴子上绣了一个,”蔡居诚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道,说完了,眼睛看着地面,脚尖不安地踢着小路上的石子,他问,“我把我的秘密跟你说了,最喜欢的东西也给你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不喜欢我,能不能不要扔掉我?”

邱居新指尖像被烫到了一般猛地一颤,他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强作镇定,“……我没有。”

“你有。”蔡居诚绞着手,眼泪快要掉下来,哭腔绵绵地掺在话里,“那我问你,为什么武当谁都有,就是没有我啊?!”

蔡居诚哽咽着追问,“我以后是不是变成坏人了?你们是不是都不要我了?”他哭的声音不大,像是怕吵醒他人,犟得把嚎啕都憋在胸口,只有眼睛簌簌地掉下泪来。

邱居新沉默了很久才说,“……你在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死了。”

蔡居诚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为什么……?”

“除魔卫道。”邱居新很慢很轻地说,“被偷袭。”
“你以后,是一个大侠,我是你的很器重的副手,你是全门派的骄傲。”
“你名满天下,你是很好很好的人。”他话说到后面在颤抖,“真的、很好很好。”

“是我没能护住你。”

蔡居诚鼓了鼓脸,“真的?”

“嗯。”

蔡居诚用袖口蹭掉眼泪,“你反正也尽力了,我原谅你。”他重复了一遍,“我原谅你。”

“谁叫你是我师弟呢?”

——

第二日清晨,蔡居诚早早把邱居新拍醒,鼻尖在对方颈窝处拱來拱去,闹着想下山吃酒糟汤圆。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天大的事睡一觉就能抛之脑后,他握着邱居新的一根手指就兴冲冲下了山。所幸山脚处就有一家卖这个的小铺子,蔡居诚吃得眼睛都眯起来。白白嫩嫩的糯米丸咬开泄了芝麻糊,又香又甜,他满意极了,咬着调羹就开始左顾右盼。

邱居新在一旁是提心吊胆,只怕同上次一般落得满身香色的下场。此时却恰好有个丫鬟打扮的姑娘过来,他正要抓着蔡居诚开溜,就被唤住。

“道长……!”那姑娘急急忙忙走上来,“我有一事相求!”

蔡居诚笑嘻嘻道,“师弟师弟,又有人找你算姻缘了!”

邱居新面色一僵,正要客气回绝,对方却先开口了,“道长,不是的,我是替我们家小姐来的。”

蔡居诚嘀嘀咕咕,“什么?还有替自家小姐选如意郎君的么?”

邱居新哭笑不得瞥他一眼,蔡居诚作出一副小狐狸的得意模样,分明就是恃宠而骄。他捏捏对方鼻尖转头道,“所为何事?”

那丫鬟道,“我们小姐被那‘赠花郎’给缠上啦!眼睛都坏了一只!本来我们老爷只以为小姐是害了相思,可是今早……”她咽了咽唾沫,“我们小姐的一只眼睛……给吃没啦。这才知道,是妖物作祟。没有法子,只好来这里求求看。”

邱居新不解道,“何为‘赠花郎’?”

“就是一种妖怪,喜欢化成貌美少年在夜市花街上送人鬓花,若是给人戴上,那花就会在人体内生根发芽,直到把整个人都吃掉!”对方像是打了个寒战,“道长……你要不……去看看我们家小姐吧。”

蔡居诚眼巴巴看着要动身的邱居新,捏着对方衣角死活不肯松手。邱居新叹了口气,牵着对方的手上了马车,坐到这家人的苑前。这里大门紧闭,领进去后,里面更是死气沉沉。那丫鬟推开别苑的一扇乌木门,里面纱帐之中,睡着一个女子。

那丫鬟似乎不敢再看,只站在门口。邱居新牢牢牵着蔡居诚的手,缓步走到床前。不知为何,他在刚刚进来这间屋子时,便觉得浑身发紧,极其不适。而挑开纱帘,低头看了看,他周身一紧,浅浅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蔡居诚大概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脸更是白了又白,眼睛瞪得溜圆。

这家小姐是侧躺着睡的,他们看见鬓边一朵有海棠自对方耳中扎根进去,又在眼眶那里伸出来半支花苞,生生把那眼睛挤得变形,已经脱出来一半。简直是极端的可怖狰狞!

评论(12)
热度(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