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邱蔡】儿童走失领回指南(二)

避雷及脑洞见个人主页的章一和脑洞简述,感情线为大邱x大蔡请勿认错
HE是稳的这个不要慌
向喜欢的boy投簪花其实是宋代传统了,不过我恶趣味很想看羞窘的老邱就.......

蔡居诚躲过一劫心情正好,然而毕竟年纪太轻,修为尚浅,随邱居新御气飞行了一段便满头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抿着嘴却不肯出声,若不是化出的墨鹤颜色愈发浅淡,当真看不出来是多么吃力。他喘了口气正要凝神继续,就被一只手揽到怀里。抬眼一看,正是邱居新那张冷淡的脸。

“你没力气了。”

对方把他抱紧了些,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其实分量已经不轻,更惘论是在御气飞行之中,蔡居诚很有点不好意思地轻轻挣扎一下,坐在对方小臂上蹭了蹭,鼻尖亮晶晶地沁着汗珠,“我会不会很重啊?”他讷讷地说道,心底的争强好胜作祟,“其实我也没那么累……你还是我师弟呢……”

邱居新只淡淡一句,“你累了。”他停顿片刻问道,“这样抱不舒服么?”

“也行……”蔡居诚活泛过来,他可是这人的师兄,占点便宜就当是以前护着他这个小跟班的利息,毕竟少年心性,立刻跃跃欲试道,“我想看路上风景,你这样抱我,我可看不到了!好亏的!”

邱居新好似仔细斟酌了一番,然后把人架到自己肩膀上坐着,“这样?”

“挺好!”蔡居诚笑嘻嘻地拍拍他脸颊,两只小手搓圆揉扁那张俊脸好一会,“风景挺好!师弟,你以后长得真高啊。”

邱居新模模糊糊地笑了一声。惊得后面的宋居亦嘴角直抽,压低声音问身边的萧居棠,“......以前你御气不稳的时候,邱居新也是这样待你的么?”他目光里带着钦佩看着自己的师弟,“厉害。厉害。”

萧居棠面如死灰,平素灵动的眼空洞地看着前方二人,面无表情道,“我们已经病得不轻了,”他努努嘴道,“居然见到嗯嗯师兄笑了......我要是死了记得不要跟宁宁说,”他哀哀怨怨地低着头,“她会伤心的。”

——

他们回去时天色尚早,萧疏寒正在给几位弟子讲早课,小殿内一片寂静,附近断然是没有人吵闹的,“既然入了武当,各位定然要明白自己的言行举止便代表的是武当,今日我先说些门规,望谨记。”萧疏寒声音冷冷清清,犹如深泉漱石,平添一番严肃,“其一,于武当山内不可无故大声喧哗。其二,长幼有序,于师兄师叔应当以礼相待。其三,严禁私自下山,倘若情况特殊,务必上报。其四,不可随意与女子接触,贪慕美色......”

蔡居诚坐在邱居新肩膀上走过小殿窗前,嘴里叽叽喳喳个不停,说到兴起还一个劲地搓对方的脸,笑道,“师弟师弟——我跟你说,我溜到云梦那儿可有趣了!有一个浴场的漂亮姐姐,眼睛好大,长得好美!”

萧疏寒:......

课后,萧疏寒让宋居亦传来邱居新,他等了许久不见人影,宋居亦又回来了,愁眉苦脸道,“掌门,他带......带蔡居诚下山去了。”

“为何?”萧疏寒啜一口茶汤问道。

宋居亦咳嗽一声。“那个......他......带人下山吃点心去了。蔡居诚说想吃杏仁酥......”他在心底默默添上,还有其他一大堆,邱居新钱袋子都给人抓手上了都不恼。

萧疏寒呛了一口。

——

邱居新是万万没想到下山竟然还有这么一道考验的,他反手准确地拈住一朵抛来的花,脸色难得有些诡异,沉默一会要找抛给他花的人,是个窈窕的漂亮姑娘,此时正羞红了脸半掩唇盯着他看,只怕他要还给人家时刚走上去就要给一句我也心悦公子砸个满脸。然而扔掉未免太不近人情,他只胡乱往腰侧一插,牵着蔡居诚走得飞快。

邱居新本就生得剑眉星目,鼻梁直挺,嘴唇薄得近几无情,面色犹如上好的一块寒玉,再加上一身打眼的武当弟子校服,想让人不注意都难。虽说身边有个小孩,可长得又和他不像,年纪也看着不小,应当也只是亲缘关系远些的弟弟。况且他走得再快,蔡居诚也要停下来在小摊前逛一逛的,因此也免不了被几个羞红脸的女子往怀里身上扔上些花,没一会腰侧就插了一大把花,也算是真的“招蜂引蝶”。邱居新脸色一变再变,剑匣嗡鸣。蔡居诚看了偷笑,也不忍心看着他这么累赘,干脆把那一大把花摘下来抱在怀里,走一路送一路。

他没一会就送的精光,拽着邱居新理直气壮讨赏要去吃绵绵冰,摊主很大方,碎冰上是满满一层的红豆和蜂蜜,蔡居诚舀了一勺放到邱居新嘴边,却不再凑近了,一双圆亮的猫儿眼笑得眯起来,“叫师兄!叫师兄就给你吃!”

邱居新沉默了一会,蔡居诚眼看冰就好化了,连忙要往自己嘴里塞,却被一只手捉住,邱居新咽下那口冰,低声道,“师兄。”

蔡居诚不知为什么,心头突地一跳,他听完这一声师兄。竟然觉得有些难过起来。

他应当是他的师兄的,怎么会难过呢?哪里来的难过呢?蔡居诚脑子里骤然清明起来,他想 ,武当山上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不见他呢?

他死了吗?还是被逐出师门了?

他没敢开口问。

——

晚间,邱居新终于带着蔡居诚回了武当,安顿好小家伙他才跟着宋居亦去见萧疏寒。对方大概是等了很久,此时站在窗前慢慢踱步,“坐。”

邱居新不敢怠慢,跪坐蒲团上。

萧疏寒不看他,挥退宋居亦,“他迟早会回去,那时,你应当明白,这段时间不过一场黄粱美梦,到底是镜花水月。”对方眼底是深深的一潭墨色,“毕竟不是一个人。你也不必补偿什么,他不会记得。”

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只道,“弟子知道了。”

萧疏寒叹了一口气。“罢了,我告诉你他来的缘由——现在的蔡居诚也许是想改变些什么,才会想要他来的。”

邱居新猛地抬起头。

“兴许是想回来的。”萧疏寒道,“也许叛出门是有别的什么难言之隐。然而错已铸成,你也不必太强求。天道有命。”

邱居新道,“弟子会竭尽所能。”

萧疏寒看着他,“我要嘱托三件事。一,错已铸成。二,大道无情。三,休要强求。”

邱居新答,“弟子明白。”

然而人非草木,谁能无情。更何况,他是他的少年欢喜。

——他偏要强求。

TBC

周三更新三,我多肝一千字出来

评论(16)
热度(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