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邱诚】儿童走失领回指南(一)

*快穿(?)设定,时间线为小诚穿到大邱现在的世界,即蔡居诚叛出武当并已在点香阁时间点
*天雷滚滚文笔喂狗后续随缘本人坑品极烂人物ooc,谨慎跳坑
*本文脑洞版为方便理解建议提前阅读,戳主页就是

今天武当山很是鸡飞狗跳了一番。

宋居亦牵着个小屁孩被围在一干同门之间生无可恋,身边满满当当都是来看热闹的师兄师弟,邱居新正在做课业暂时没到,掌门目前无人敢上报。萧居棠隔着老远就听见那边人声鼎沸,嗖一下挤进人堆一看,一张原本很熟悉的脸砸得他目瞪口呆。

之所以说熟悉,因为这张脸是他经常看到的,之所以说原本,是因为他经常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大概还在吃手指。

这他妈是蔡居诚小时候的脸啊?!

被围在人群中的小屁孩大概十一二岁,眉眼稚嫩,带一点青涩,刚巧卡在儿童和少年的节点,颊上有软软的婴儿肥,眼睛圆圆亮亮,背上背着个又大又重的剑匣,身上穿的是武当弟子校服,浑身白白嫩嫩像块水豆腐。眉头微微蹙起,好似不悦又不解,张口更是小孩子脆脆的声调,“你们和我几个师弟好像,”他盯着宋居亦认认真真打量起来,“但是——他们没有你们大耶。”

宋居亦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就被两只软软白白的小手仔仔细细摸了一遍脸,他小号的师兄正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真的很像,你是他爹爹么?”

被迫喜当爹的宋居亦:……

他正要开口解释,只见邱居新冷冷在他面前站着,身后跟着掌门,一干弟子望天的望天,开溜的开溜,萧居棠挽着拂尘装模作样给前来蹭闲趣的华山弟子讲解,独留他一人和小号的蔡居诚挤在一起瑟瑟发抖。他讷讷解释道,“今天下山采买,山门上就见到了,问他以后的事也不知道,看着那么小的孩子不好扔在原地,于是带上山了。”

蔡居诚见到掌门倒是很高兴,啪嗒啪嗒几步走上去,从怀里掏出个小包裹,眼睛笑得眯起来,甜甜糯糯地邀功,“掌门掌门!”他揭开油纸露出一串晶亮的糖葫芦,“我给你买的!”

宋居亦不知为何,觉得邱居新的表情更冷了。

萧疏寒倒是处变不惊,接过点心慢慢咬了一口,淡声道,“谢谢。”他咀嚼片刻,似乎在斟酌,定定看着邱居新问,“你——意下如何?”

邱居新知道对方在问自己可否介意,毕竟蔡居诚对他所作所为,全门上下都心知肚明,不好强留这个少时的蔡居诚,他嗯了一声,一边的小家伙扬起头看着他,“咦?你就是之前那个刚被捡回来的小孩的爹?”

同样被迫喜当爹的邱居新:………

萧疏寒与他解释,“并非如此,他便是邱居新,你所处的……大约是十年后的武当。”

蔡居诚皱眉沉思,“为何?我还能回去么?我昨天刚捡了一只小猫,它只肯让我摸——我要是不回去谁养它呀?!而且我不回去,那边的你会着急的!对了,还有那边的邱师弟,他嘴笨死了,要不是我罩着他,同门都不和他玩,”他哼哼唧唧一阵很委屈地问,“那——怎么办呀?”

萧疏寒允诺,“我尽力而为。”

蔡居诚这才像放了心,笑嘻嘻去拉邱居新的袍角,“以前我罩着你,现在你罩着我好不好?他们都比我大,不知道会不会欺负我,你要帮我!”

宋居亦一旁看着觉得头大,赶紧把这祖宗拦腰一扛溜之大吉,一个驾鹤拉开十几丈远甩下一句话,“我带上山的,定会负责到底,不劳师兄了!”

邱居新的一句嗯憋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握了握拳,指尖在掌心掐出印子,转身匆匆回房。

——

宋居亦万万没想到,蔡居诚小时候原来这么皮。

不是说他少时和蔡居诚不熟,只是当时年纪小,通常是蔡居诚带着他一起皮,这种皮在当时对他而言叫机智过人,全然忘了以前对方抓兔子打鸟划船藏云梦小师妹的花灯样样精通——暗香的师妹不必担心,蔡居诚少时皮归皮,命还是要的。

而且蔡居诚睡觉要命的不老实。

三国时期有个枭雄叫曹操,好梦中杀人。
武当山上有个小王八蛋叫蔡居诚,好梦中打人,一通小拳把宋居亦逼得夜里起床调息打坐硬生生这么挨到天亮。第二天带着蔡居诚去做早课,昏昏沉沉地走了会神,一低头发现手里牵着的变成了萧居棠,对方好似也是才发现如此,满脸的茫然,“宋师兄,小蔡师兄呢?”

“我要是知道,”宋居亦一脸痛苦,“我至于牵着你么?”

——

蔡居诚从武当山库房摸了根钓鱼竿,甜蜜蜜地跟一个云梦小姐姐撒了会娇就蹭到了马车坐,下车后对方还往自己嘴里塞了块亮晶晶的橘子糕。他摸到云梦汤池边上,一甩杆——开始钓人内裤。

“这位大师——”蔡居城得意洋洋地起杆道,“您内……咦?”

邱居新被那个云梦小姐姐带着,此时站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萧居棠站在一旁摇头叹气对他做了个口型——自求多福。

“很好玩?”邱居新问。

“我我我我我不好玩!”蔡居诚把鱼竿一扔心虚极了,“我、我就是……”

“那……你觉得什么好玩?”邱居新不解道,“既然不好玩,为什么要玩?”

这话落到蔡居诚耳朵里宛如威胁,他眼珠一转哼唧道,“邱师弟。你是不是要罩着我了?”

“嗯。”邱居新点头。

“那你就不要说出去了。我带你玩别的好玩的,还请你吃金陵的杏仁酥好不好?”蔡居诚凑到他耳边道,“我晚上还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好不好啊?”

“好。”

一边还想要看热闹的萧居棠弱弱问道,“我是不是已经眼部有疾了?”
刚赶来忧心忡忡邱居新会不会当场把蔡居诚揍一顿的宋居亦见到这一幕,表情复杂道,“我应当是病入膏肓了。”

TBC

这周日晚更新2

评论(30)
热度(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