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水风骨科】天在水

*意识流

师青玄做了一个梦。

梦中茫茫一片的云雾,他是一尾红鲤。水天中找不到归处。直到一双手把他带着云捧起,袅袅的风里,白烟之中,看见一对刀锋一般的眼睛。

他眼底是滔天的白浪,动荡的怒海,和一鸿寒凉的深泉。悲喜夹杂在其间不太分明,师青玄凝视着他很久,才恍然明白过来。这是他兄长的眼睛。对方身上透湿,白衣泅成透明。

他要问为何。水师为何不会水。为何如此狼狈。

然而终究未能出口,沉下云端,口鼻里沁满湿气,只听一声破碎的叹息。他的兄长轻缓地笑道,
“此地无舟,我涉水而来。”

——

师青玄不由得满心疑虑与惊骇,再睁眼,他回到幼时,扮作女儿相,他哥哥牢牢牵着他的手,推开一扇朱色的大门把他抱上马。他怔怔回头看一眼,上面的牌匾绘着两个大字,师府。在目光中耀武扬威。

对方把他护在身前,说,“你不要怕。只是要离家很久……哥哥护着你。”

此时黎光透纸,朝阳未升。他困了,放心地依偎着一弯结实的臂膀睡过去。

师青玄醒过来时,师无渡依然把他抱在怀中。他不知为何嗅见血腥气,抬手一碰,分明是他额角磕破了,流下了满脸的血。稍远处是打翻的食盒,桀桀怪笑尤然在耳,他不由得浑身发抖,是满身心的骇然。

师无渡牢牢抓住他的手道,“别怕。”

他要说话,被揽起来,越过对方的肩膀看见远处迷蒙的天光。

对方牵着他的手,走上倾酒台。一壶冷酒吻地,一声天雷乍惊。他恍然之中已是神官,风流又潇洒,日色正盛,他满身灿烈的金色,已握住了风师扇,随手一挥纵风万里,有如无尽铁马奔涌之声。

师无渡握住他的手,衣踞下盘桓着血色。

他不由得浑身发冷,只觉得有刀抵住后心。转过身,上天庭繁华事散,香尘断。是幽冥水府。

师无渡依然握着他的手,此时不见天日,他吻了吻对方眉心,道,
“青玄,我且送到这里,往后世事险恶,千万保重。”

师青玄宛如被钉在原地,不知为何,泪痕满面。

对方没有回头。远远一声长笑自黑夜中传开。

是天生反骨桀骜。

.

.

————

放一下这个东西的初稿。

师青玄做了个梦。

他梦见师无渡拉着他的手,一路走过很多地方。从博古镇到上天庭,到幽冥水府。从黎光微透,走到暮色四合。

然后师无渡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温柔地一吻,他说。

“青玄,我且送到这里,往后世事险恶,你自己要多加保重。”

评论(7)
热度(182)

2018-01-27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