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裴水】矫枉过正(2)

*看你们求后续有点多就随便写了一千字……
*现paro

师无渡脑子登时就炸了。血压一下子飙得眼前发黑,表情估计蛮吓人,裴茗看着他脸色都忍不住往后退一步,用上打商量的口吻,“我其实也没底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毕竟我们开始也只是说炮友。还是我酒后趁人之危。我道歉。”

他摸了摸后颈,有点尴尬,此时不是什么告白的绝佳时机,没有人群没有烟花没有夜色没有酒浓意软,只有自己好像回了十年前的二杆子岁月和不合时宜的热烈,真是脑子有病。裴茗骂自己,调整一下表情,叹气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知道你弟性向也是男,你要是性向一弯师家绝后全是我的错,我负不起这个责任,别生气啊,以后我们……”

“裴茗,你再说一句炮友我今天就把你车排气管里塞五十块钱的清洁球,”师无渡走到他身前声音发闷,很丢人地发现眼睛里的水要包不住,吧嗒吧嗒刚好在他把头埋到裴茗颈窝的时候掉下来了,声音开始还端着个恶狠狠的架子,到后面哭腔占了上风,“你新提的boxter对吧?我告诉你你再讲一下废话……”

裴茗把手搭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慢慢抱紧他,“不哭了啊……什么时候回去见亲属啊?”

“见个屁,不给你名分。”师无渡用他的外套领子蹭掉眼泪,啜泣声一小段一小段地拍在裴茗耳后,“急死你。”

裴茗憋笑憋得发抖,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可爱,一边哄,“好好好,我做师总的小情人。师总包养的女大学生。师家豪门总裁的天价小逃妻。”

师无渡听到他的形容又有点想笑,可是刚刚在哭,现在笑太没面子,绷住了趴裴茗怀里缓了缓才抽纸擦眼泪。心里琢磨自己怎么就哭了,死也不肯承认多半是感动的,只承认小半是吓的——废话他哭理所当然,裴茗说话大喘气能吓死八个君吾。都怪这人。

裴茗心想师无渡该别是给自己表白吓哭的。后来又见自己姿色起意顺便那么一娶吧。

他想了想,觉得逻辑通顺,简直无法反驳。凑到师无渡身边扭扭捏捏问,“那什么……你这是答应了吧?”

“……个死娘炮样。”师无渡嫌弃道,“不然还是什么意思,先被你表白吓哭然后见色起意顺便那么一娶?”

裴茗把话咽下去,“不敢不敢——等等我哪里娘炮?”

“瓶瓶罐罐我刚数了一下,比酒店炒菜佐料都多,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这么把自己腌一遍啊?灵文屁事都没你这么多。”师无渡振振有词,“还有个……美容仪?帮助吸收腌入味吗?”

裴茗一想好像并没有什么毛病,心里感慨,我男朋友真聪明,我果然是个死娘炮。

师无渡心里快乐地甩锅给裴茗顺便欺负了一下对方,心情舒畅,“还是给你名分吧。我决定年夜饭带你去见青玄。”

裴茗心态崩了,他和师无渡他弟一直不对路,此时小心翼翼问道,“要是你弟不喜欢我,那我们……”

“没有名分。”师无渡斩钉截铁。

评论(10)
热度(237)

2018-01-22

237  

标签

裴水茗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