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PR2-8EF —

【裴水】矫枉过正

*现paro

师青玄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师无渡有那么一瞬的自我嘲解,至于这么贱吗?想出幻觉来了。直到给人捂怀里才反应过来,此时凌晨三点半,他被一大堆羽绒裹到怀里时脑子懵了懵,然后反应过来,心里暖暖的发飘,嘴上还是很利地损他,“你是不是在国外惹祸了?”

“不是不是哥你怎么老这么想我!过年了都,我都没得家回这么可怜啊。”师青玄把人圈了圈,“哇,哥,你摸上去瘦骨嶙峋的,”他捏住对方的手腕,轻轻摩挲了一遍,“扎死人了。”

“给你愁的。”师无渡搓了一把师青玄的发顶,家里有地暖,师青玄刚进来就细细碎碎地脱衣服,一边嚎热热热。师无渡反手就敲了他一个暴栗,特别轻,不全是对弟弟的纵容,他有点精神衰弱的倾向,眠浅到蚕绒被子蹭来蹭去的声音都能把他惊醒,现在被门铃吵起来开门心悸得要命,连带着动作都软绵绵的。

师青玄扑过去压住师无渡,呼吸浅浅打在人耳朵尖上,他一低头就看见师无渡被他扯开的领口,苍白的锁骨连带一小片胸膛裸出来,上面的深红色吻\痕在日光灯下无所遁形,要多荒唐有多荒唐。

师青玄傻了。张嘴啊了半天也没讲出个所以然。师无渡面无表情把人抖下去,带一点点戏谑地说,“看够啦?”

“……哥,这不是、呃、”师青玄痴呆状迷醉道,“嫂子太、太狂野了吗?”

“哥夫。”师无渡面无表情道,“不对,还没到那一步。”

师青玄傻了。

师无渡这时候不知为什么有种撕破脸皮的残忍快感,心里叫嚣着你和贺玄那一腿我他妈还没追究呢跟我摆个屁的震惊,然而面色还是沉静的,重复道,“算是你哥男朋友。你见过的,裴茗。”

“……我操……不对……我操不是吧……”师青玄梦游般地重复着几句话,好半天才挤出个问句,“裴茗的前女友都能组三个合唱团还带一溜保镖的,这靠谱吗他?”

“管不着。他要在外面乱搞就乱搞好了。”师无渡这一会已经穿好了衣服,拿着车钥匙出门把门摔上,隔着防盗门听见师青玄的惊呼还有半句你要去哪,师无渡狂奔下楼,茫然地喃喃,“我不知道。”

等反应过来他就跑到裴茗小区门口了。保安一脸困顿地请他签字登记看身份证,他这时候不想管,恶声恶气地打电话给裴茗让人滚出来接他,裴茗在电话那头被怼得只剩单音节,过了一会就看见人影,应该是跑着来的,哈出的白气在近光灯下都很显眼。

“祖宗,你干嘛?”裴茗歪在副驾驶上生无可恋,“大晚上不睡觉捯饬我玩儿啊?”

“来你家睡。”师无渡一边倒车一边说,“你干别的也行。”

裴茗眼睛噌一下像打了高光。刚刚的死狗样一扫而空,整个人气场陡转,师无渡给压得呼吸微微一滞,“我弟回来了,出柜了。”

裴茗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

直到进了房,师无渡才想抽死五分钟前的自己,大腿给翻来覆去掰开,身上吻\痕一遍又一遍加深,他从开始的嘴硬撩拨,到呻吟喘息,到啜泣抽噎求饶给干\得发抖出不来东西然后朦胧地看着日出睡去,裴茗都没说话。

他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两点,裴茗在阳台上抽烟,好像在沉思,见到他醒来劈头盖脸就问,“我们是炮\友吧?”

师无渡心里颤了颤,“嗯。”

“那行,你要钱吗?”裴茗问,然后自问自答,“算了,你只怕比我还有钱。”

“……裴茗。”师无渡真心实意地说,“你闭嘴。”

他头昏脑胀,自暴自弃地想他可能就是个废物,谁都留不住,爸妈也是,师青玄也是,裴茗也是。就没例外的。迟早都会被随随便便扔掉。扔掉的人还毫不愧疚,心里想着,反正他厉害嘛,死不了。

师无渡慢吞吞地穿衣洗漱出门,出门前看着裴茗浴室里一大堆护肤保养品抽眼角,裴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老男人不保养骗不了你眼球。”

“没让你说话,”师无渡疲倦地捏捏鼻梁,“走了。”

“不行,师无渡,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没跟你说。”裴茗道,眼神锐利,好似谈判桌上首席,“你听好了。”

“师无渡,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我不想和你做炮\友,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评论(16)
热度(347)

2018-01-01

347  

标签

裴水茗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