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常笑之 —

【白蓝】其实李白发火真的有点吓人。高长恭这么说道。R18

*现代paro车,全文3500+
*anger sex

李白打开了门就被脚下的一个玻璃酒瓶绊得踉跄半步,稳了一下身形才反手去开墙上的灯,按了两下只听到咔嗒咔嗒的声音,该怎么黑还是怎么黑。他拿出手机点开电筒,四下看了看,凌乱不堪,沙发的布罩给什么东西划开,翻出线头和棉花,茶几上摆着拆封的药和半杯冷水,李白走过去把药收好顺便带上了门,站在卧室前面,带着点讨好,小心翼翼地问,“长恭?你在吗?”

他等了一会,卧室里传来脚步声,门开了,露出高长恭的半张脸,他好像不太适应手电的白光,李白立刻用指尖虚虚挡住,“你怎么来了?”

“你半个月都没和人联系,”李白把脚卡进门缝里,生怕他反悔一样,“我从第一天就担心了,但是找你花了点时间。”

“那麻烦你了。”高长恭把完全门打开,他穿着件宽大的卫衣,右手蜷起来刚好缩在袖口,卧室窗帘没拉,漏出惨白的月光,“这几天没打理房间,挺乱的。坐会吗?”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颠出一根,咬着带出来,低头点火时手却不是很稳,火光痉挛似地抖了几下,把烟头的一圈白纸燎黑了才燃,“你介意就算了。”

李白走进去了。房里面没有酒瓶,但是更乱,半个衣柜的衣服全给拖出来堆在地上,床上摆满了拆解开的枪械利器,有些东西自己都叫不上名字。床头柜上有个黑色塑片,他摸了摸,好像是烧过的电话卡。

高长恭没对他的四下乱看的行为做出表示,只是坐在窗台上抽完一支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应该算默许了。李白刚好抬头看见他,瞥见对方右手上一个圆形的小小灼疤,眉头一下子拧起来去抓他的手。高长恭看上去给吓坏了,踢蹬着腿发疯一样往后倒,要摔下去时李白勾住他的背脊往上抬了抬,他给烫了一样抽了一下,猛地往旁边一撞硬是掉下去了,腿磕在地上,嘶了一声,突然就哭了出来,摇着头往窗帘后面躲。

李白也给吓坏了,举起手往后退了两步,用上哄孩子的语气,“对不起,对不起。你别怕啊,我不碰你好不好?我就是想看看你手上的烫伤怎么回事。”

高长恭吸了吸气,发出哽咽一样的声音,一个大老爷们缩成一团掉泪看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李白心里骂一句真是输了,又往后退了退。

“没事,抽烟的时候不小心烫的。神经坏死,感觉不到痛。”高长恭平复了一下心情,声音没再发抖,“你别来找我了,算了,我手坏了没法再接任务你又不是不知道。”

“会好的,肯定能好,你跟我回去就能好。”李白把他的手慢慢握住,往上面滑了滑,又摸到一个灼痕。高长恭往后缩了一下要抽回手,李白把袖子给他捋起来,看到一串伤疤,语气冷了下来,“你解释一下。”

高长恭没说话。

“那我解释了,你手部神经坏死,所以觉得怎么折腾这只手都没事,然后一路往下烧,试探哪里是正常和无感的界限,对不对?”李白叹气,心里又觉得疼又觉得恼火,把人抱在怀里,高长恭脸埋在他颈窝,“你有用的,没人不要你。你和以前一样厉害,这不人还在吗?”

高长恭小声说,“不一样。”

李白没话讲了,摸摸他的背,自己也心知肚明高长恭手部神经伤成这样在道上肯定混不下去,“我给你放洗澡水去。”

他又用力抱了一下对方,起身去浴室,先拿着喷头把浴缸洗了一遍再试了试水温,然后开始放水,高长恭没一会就抱着衣服进来了,解扣子脱衣服泡进去,李白挽起袖子给人洗头,对方也没像往常一样赶他出去,半眯着眼睛像是快睡着,最后还是李白把人从浴缸里捞出来擦干净换的睡衣。高长恭皮肤白了很多,苍白的那种,灯光下能清晰地看见浅层静脉的走向,毛巾一搓就是个红印,他心疼得要死,边给人吹头发边叨叨逼,话语淹没在嗡嗡的风声里。

过后李白自己下楼去车里拿了衣服和一点东西上来,冲了个凉也蹭上床,高长恭听见他躺到自己身边,然后额头被人亲了一下,慢慢的呼吸声变得均匀沉重,过了半个小时他觉得差不多了,轻手轻脚下床,换了衣服拿上几张卡就要走,走之前听到李白的声音,“你最好现在就回来。”

车见评论区链接

@叶折缙 写完了,查收吧

评论(7)
热度(185)

2017-12-03

185